首页 / 国内 / 正文

城镇挤、乡村弱 新一年中国将如何补好教育短板?

年底基本消除义务教育阶段66人以上超大班额

城镇挤乡村弱 教育短板怎么补(政策解读·聚焦群众所想所急②)

甘肃力争因学致贫家庭占全省建档立卡贫困家庭比例由2015年的13%降至5%以下,新疆全区将基本实现15年免费教育目标,四川启动贫困地区高等职业教育专项计划、招收贫困地区学生1200名,海南确保琼海等市县4所特殊教育学校春季学期投入使用……据不完全统计,岁末年初,已有10余省份陆续发布2018年“学有所教”民生清单。城镇挤、乡村弱,新一年如何补好教育短板?

制图:李姿阅

“去年11月,8名辍学学生的法定监护人,经过宣传教育、责令改正、行政处罚,还是不履行法定责任,我们怒江州兰坪县就提起了诉讼。”云南省教育厅有关负责人介绍,控辍保学工作不力的18个县市区政府分管领导和教育局长也被约谈,引起了广泛关注。

山西省近年来处于经济低位运行、爬坡过坎的艰难时期,教育优先发展能实现吗?“我们提出‘二流财政办一流教育’,咬紧牙关、自加压力、主动作为。”面对同行关切,山西省教育厅一名负责人表示,城乡一体均衡发展是始终坚持的方向。

“让每个孩子享受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与先进地区仍有差距”……近日,在山东青岛,全国各地教育部门有关负责人齐聚现场推进会,共同探讨今后尤其是2018年如何统筹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现场听到最多的,是各省基础教育工作者对于努力实现“学有所教”的总结与反思。

“我参加的督导团去了东中西部6个省份,有不少工作亮点,但也发现了不尽如人意之处。《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颁布1年多了,个别地方还没有出台实施意见和任务分工方案。”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副司长俞伟跃说。去年6—7月,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列入国务院第四次大督查重要内容。国家教改领导小组办公室组织开展了落实《若干意见》的专项督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