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爱狗人士围堵湖南驻京办:为长沙棒杀金毛犬讨说法

原标题:刚刚,湖南驻京办遭“爱狗人士”围堵

据@环球时报 报道,今天上午10:30左右,一批北京“爱狗人士”陆续来到湖南省驻京办所在地,要为几天前在湖南长沙街头因为乱咬人且无人负责而被扑杀的金毛犬讨要说法。

这些“爱狗人士”大约近30人。以中老年妇女为主,口音多为本地人。

她们在湖南驻京办所在的楼层持续按门铃和拍门,但无人理会她们。之后她们表示要一直堵门到有人出来,还表示自己是“纳税人”。

之后当地派出所民警来到,带走了几个领头的人做工作,剩下的人则仍然停留在驻京办的一楼大厅。

其间一名中年女性“爱狗人士”表示以后不能和湖南人做生意,还对一名年轻的男性“爱狗人士”说如果他和湖南人做生意就直接“打”他。

后来这些人都饿了,陆续离开吃饭了。

驻京办门口一位工作人员说,这伙人之前就曾经围堵过同样在这里办公的吉林驻京办人员,而且堵了3天多,因为吉林朝鲜族吃狗肉。这一消息也得到了吉林驻京办几位工作人员的证实。

早前报道

棒杀金毛犬警察遭恐吓 长沙爱狗组织:勿人身攻击

2017年12月31日,一条金毛犬长时间被拴在路边,攻击多个路人,有一位老人被咬伤。老人报警后,警务人员对这条金毛采取了棒杀的措施。而这一幕被拍成视频发到网上,引起热议。

没想到的是,部分爱狗人士对处置金毛的警务人员进行人肉搜索,一名辅警被误以为是棒杀金毛犬的人,收到了2000多条短信轰炸,而“打狗”的协警,其母亲的店铺被人送了两束菊花。

1月2日晚上,数十名爱狗人士再度聚集在水灵珑店铺前,为惨死的金毛举行了追掉会,有目击者称,部分不理智的爱狗人士对当天打狗的协警肖像再次进行了侮辱。

针对无辜辅警被骚扰和攻击,继1月2日在微信朋友圈连发两次声明外,1月3日下午,长沙市民间爱狗人士、长沙八一救助队队长张曦又在朋友圈发表通告,希望,爱狗人士保持冷静保持理性,反对任何暴力和人身攻击。

张曦是长沙市民间爱狗人士、长沙八一救助队队长,民警打狗事件发生的当天晚上,他和八一救助队一名副队长,还有一名爱狗人士代表一起找了金盆岭派出所负责人进行了谈判。

“当时有很多零散、自发的爱狗人士,考虑到超过15人属于非法聚会,所以我们3人去谈判了。”张曦说,当天晚上,确实有一起去的爱狗人士曾去警民联系栏找过“打狗的辅警”照片,但不知道是哪一位发到了网上和朋友圈。

“爱狗人士在长沙有好几万,除了小动物保护协会,还有一个星星小院流浪动物救护中心,其中星星小院群体有上千人,但当天他们并没有参与。”张曦说,他的QQ群有200多爱狗人士,辅警胡汉林被短信、电话骚扰的事情发生后,当时他在群里曾问过群友,大家说只是转发,源头不在他们这里。

考虑到此事给无辜辅警带来了伤害,又给打狗协警的家人带来了影响。

1月2日晚上,八一救助队发表声明:12.31金毛事件,现正向不可控的方向发展,在此,八一救助队再次向各位养宠者发出呼吁,请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请勿干扰他人和商户的生活和营业,保持冷静保持理性保持客观,拒绝任何不文明的行为和言语,八一救助队反对任何暴力,反对任何人身攻击。

……请大家一起从自身做起,以合理合法的方式关注动物福利,为城市精神文明建设做出自己贡献。

1月3日下午,八一救助队队长张曦在群内发表通告:谣传,不理智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长沙乃至全国动保,爱心人士的声誉,无奈,从现在开始,本群禁止一切相关事件的文章,图片,视频,截图的发送,如果大家想合法,理性解决此事,请听从安排!如果无法理解,请离开本群,或者我将暂时解散本群。

记者从骚扰、辱骂辅警胡汉林的手机短信里摘录了4个手机号码,其中2个陕西西安电话,一个甘肃天水、一个新疆乌鲁木齐电话。

记者拨通了158开头的陕西西安手机号码,一名女子接了电话,她说自己在开会,对于骚扰胡汉林的事情,她说“我不知道”。而另一个131开头的陕西西安也是一名女子接了电话,但是一接通就挂了。

而甘肃天水男子接了记者电话,随口说了句又是骗子,然后丢出一句脏话,就将手机号挂了。

新疆乌鲁木齐电话的接听者是一名男子,该男子告诉记者,他姓王,之所以会骂民警,是当时一个公众号在关于动物保护法的立法中,推送了这一新闻,“如果确定搞错了,我肯定会向他道歉。”王先生说。

而长沙市小动物保护协会的一名负责人说,协会成员都是分散的志愿者,在册登记的有三四百人,将辅警胡汉林照片和个人信息透露,肯定不是协会的志愿者,而且从一开始,他们判断民警并不是虐狗,只是一个打狗手段失当。

“此事,只能公安部门通过网监部门去监控。”这名负责人说。

“这样的群在全国没有办法统计。”张曦说,他只能规范长沙八一救助队群成员的一举一动。

潇湘晨报记者陈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