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论衡 | 余永定:货币政策仍需谨慎

2017年中国经济表现确实好于预期,但中国经济是否已经走到了所谓“L”型筑底阶段,还不十分肯定。

文│ 陈 芬

12月18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在2018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上表示,当前情况下没有必要提高利息率或收紧利息率,保持中性的货币政策是正确的,并且要持续观望。

“要维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在不同的情况下货币政策要有时松有时紧,但大致要保持中性,不要急于把利息提上去,把货币政策紧上去。”余永定说。

守住经济增长底线

对于经济增长的风险因子,余永定认为,现在我们面临的矛盾是要一方面要守住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另一方面要守住经济增长的底线。

“虽然我同意经济增长速度不能太高,但我们不要忘记:在1990年时中国经济体量只是日本的1/8,现在的体量是日本的2.3倍甚至更多,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绩,这个成绩和经济的增长密不可分。所以注重增长质量并不意味着我们放弃经济增速,而是要掌握好度,这是辩证法的基本理论。”

余永定坦言,中国确实面临着一系列的金融风险,必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危机风险的底线,这是毫无疑问的。另外他强调说,中国并没有面临明斯基时刻,有很多手段可以克服我们现在面临的风险。

是否开始“L”型筑底

今年中国经济表现确实好于预期,但中国经济是否已经走到了所谓“L”型筑底阶段,余永定认为还不十分肯定,对2018年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景他还有一些疑虑。

中国的投资增长速度,是对经济非常重要的判断指标。余永定指出,中国投资增长速度按实物价格计(而非名义价格)前三季度是3.8%左右,非常低。中国在相当长时间内的经济增长是靠投资的增长,当前投资的增长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在逐渐下降,消费增长在起着越来越大的作用,这是一个正常的发展。“但投资增长的下降应该是缓慢的、逐步的,我认为一下掉到3.8%左右(不太好)”。

余永定说,“中国的投资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房地产增长,明年房地产增长将是什么样子,大家心里可以画个问号,我想可能会降低。当房地产增长下降的时候我们要用基础设施投资增长替补它,这是反周期的重要因素,明年我们有多大能力保持比较高的基础设施投资增长速度呢?这是一个很大的疑问”。

在固定资产投资中,制造业投资占很重要的比重,这个比重相对来讲比过去小一些,制造业增长有一些好的迹象,但制造业增长是比较稳定的,很难设想制造业的增长速度很快大幅度上升,以抵消其它投资成分增长速度的下降。”

另外造成今年增长表现良好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进出口的改善,这个改善很大,它对今年经济增长的贡献是很大的。相信明年全球经济状况会比较良好,但如果不好,那么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出口的增长速度也很难有很大增长。余永定补充说。

这种情况下,总体来看,我们不能放松警惕,明年经济增长有可能走向疲软,这时候我们要考虑一系列宏观政策。余永定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