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濮阳小伙割包皮被“宰” 手术台上遭遇临时加项费用

做一个包皮手术,原本只需要一千多元即可,但是家住濮阳县的小李却花了五千多元。谈及前几日在濮阳东方医院的遭遇,小李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手术中医生让患者做手术加项,使小李多花了四千多元才从手术台下来。事后小李将此事反映给多个部门,却无人出面。而记者发现,与小李有相同遭遇的还有他人。

遭遇

术中被告知要加项,做完手术多花四千元

家住濮阳的小李,一直在外地求学、就业。前不久,因为休年假,他从外地回到濮阳,准备考取驾照的同时,将身体的“小毛病”治一下。小李通过网上搜索发现都是濮阳东方医院的信息,以为是比较权威的机构就选择了这家医院,通过咨询院方得知包皮手术费用为一千多元。

“2017年12月27日,我就来到濮阳东方医院进行手术,交完300多元的检查费之后,就躺在了手术台上进行手术。”小李介绍。但是开完口之后,医生突然告知小李有囊肿,告知小李必须加钱做个囊肿剥离,费用是1600元。

“一开始我不同意,但是他就威胁说不做的话有什么危害,结果加完这项之后,又有一个人过来说是要加项。”因躺在手术台上无法动弹,小李只好同意,结果整个手术下来,小李花费了五千多元。

次日,小李在濮阳东方医院输液消炎时,因对输液费用过高产生质疑,转移到濮阳市惠民医院就诊,被这家医院告知,所谓的手术加项,其实是包含在手术内的,不需要另收费。

调查

收费单没有明细,相同遭遇者不少

记者看到,濮阳东方医院给小李开出的收费单据上显示,12月27日有两次手术费收取,分别是1080元和3400元,还有一项叫治疗费的收费项目845元,而具体手术费指的是什么手术并没有明确。

在采访中小李告诉记者,东方医院称给小李做的是韩式无痛包皮整形术,但是目前就诊的医院却告知小李,其实就是普通包皮手术。而与小李有相同遭遇的还有小武,他前段时间在濮阳东方医院治疗包皮,前前后后花费了近两万元,事后还因为得了炎症被迫转到别处就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