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湖南持枪杀人警察曾患抑郁症 输钱后扬言血债血偿

湖南省新化县公安局民警陈建湘

原标题:湖南新化“12•22”枪杀案嫌犯陈建湘归案46小时缉凶前后

“陈建湘被抓到了!”

12月24日下午5时11分,民主与法制社记者收到从新化发来的一段10秒视频证实了该消息。

陈建湘,湖南省新化县公安局警察,12月22日他枪杀两人后潜逃。

从案发到陈建湘被擒获,时间仅过去46个小时。这46小时中,公安部、湖南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高度重视,曾分别作出重要批示。湖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黄关春,湖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公安厅长许显辉等分别在湖南省公安厅指挥中心和新化抓捕一线坐镇指挥。

身为警察的陈建湘为何杀人?枪从何来?本社记者试图从陈的过往中寻找答案。

生日前夜的“疯狂”

2017年12月22日下午7时许,湖南新化县城西部4公里左右的原某后勤部队“705基地”附近,一台公安民用车“砰”的一声撞上了一辆大货车。驾驶员猛然打开车门冲了出去,没命地狂奔。

一名持枪者从副驾驶位下车疯狂追赶驾驶员,随即,三声枪响刺破了山村的宁静。驾驶员侥幸逃脱,凶手在夜幕掩护下落荒而逃。现场留下的小车中,人们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身上有枪伤,后经证实,死者为下岗职工段某某。

行凶者就是湖南省新化县公安局警察陈建湘。

据线源向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介绍,12月22日上午9时许,陈建湘从新化县公安局一曾姓警官处借走一把值班用的手枪。10点左右,便挟持一位曾经当过协警的熟人给他开车,先是将该县教育局职工邹某(30多岁)约到车上,将其枪杀。

据坊间传闻,邹与陈的“梁子”结于10年前。彼时,穿着警察制服的陈建湘在新化县城南门湾处理一起交通事故,交通事故人邹某没给他“面子”。

枪杀邹某后,陈建湘继续挟持司机,把邹某的尸体运送至曹家镇百兴村与桑梓镇集星村交界处,要求司机下车拖尸。司机一边拖一边警惕地看着陈,担心陈对自己下手。后来,司机将尸体拖至离公路边仅约20米的小树林里,找了点树枝树叶草草将其掩盖。

完成抛尸后,陈建湘用电话联系他的第二个目标,该男子因不在新化,幸免于难。然后,陈联系上了下岗职工段某某(58岁),说有案子要协助调查,段上车后又被射杀。而后,陈建湘挟持司机载着尸体前往第一个抛尸点抛尸,因司机对当地地形不熟悉,辗转几次没有找到而作罢。

然后,他要求司机把车开往西河方向,去寻找下一个目标。据知情人介绍,当陈建湘挟持的车辆来到新化县“705”基地地段附近时,司机看到路边停有一台大货车,毫不犹豫地撞了上去……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这一天,距离陈建湘46岁生日(12月23日)一步之遥。

也许是巧合,在长达46小时的逃亡之后,陈建湘被警方擒获。

46小时抓捕

12月24日下午5时许,湖南新化县科头乡三板桥村一个小山包打破了千百年的沉寂,突然被舆论瞩目。随着手机短视频的传播,持枪杀害2人的陈建湘被数十名特警和十数条警犬团团围住。满脸血污的他趴在石头上抱头,就擒。现场缴获77式手枪一支、弹夹两个,其中一个有7发子弹,一个剩一发子弹。抓捕行动无人员伤亡。

46小时,湖南新化“12·22”枪杀案告破。

“其脸上的血污和伤口是其逃亡路上形成的,不排除进行过自残自伤。”前方警察如是分析,从22日中午开始逃亡,陈建湘其实也已极度疲惫。

上述线源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24日下午三点多钟,科头乡三板桥村一女村民到地里拔萝卜时,发现山上有陌生人在一个废弃的地窖里烤红薯,随后报警。指挥部迅即调集数百警力实施抓捕行动。除了警方,当地广大群众也自发加入到缉捕嫌犯的行动中。陈建湘也自料插翅难逃,当发现民警铁桶般将其包围、喊话后,陈建湘并未做任何形式的顽抗。其按照围捕民警的指令,束手就擒。

陈建湘身上除了警官证,还有一台苹果手机。随后,多段抓捕现场视频通过移动互联网传播至全国——显然这是抓捕现场警察所拍摄。

从22日下午7时许案发到陈建湘被擒获,这46个小时中,公安部、湖南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高度重视,曾分别作出重要批示。湖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黄关春,湖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公安厅长许显辉等分别在湖南省公安厅指挥中心和新化抓捕一线坐镇指挥。专案指挥部还从长沙、衡阳、邵阳、怀化益阳等地抽调精干特警和新化本地社会力量2000余人参与搜捕。

与此同时,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三级公安机关迅速启动重大案件侦办机制,警方还向社会发布悬赏通缉公告,向广大群众征集举报嫌疑人线索,举报线索协助抓获嫌疑人的给予5万元奖励,直接抓获嫌疑人的给予10万元奖励。

此前一天(12月23日)下午5点40分,被陈建湘枪杀的第一个受害人邹某的尸体在新化县曹家镇百兴村与桑梓镇集星村交界的杂草中找到。

本社记者了解到,24日下午,陈建湘被抓获后,第一时间就被送往新化县人民医院抢救。知情人介绍,陈的右眼部穿透伤,眼球全爆,头部大面积脑水肿,颅底及颅顶因震挫裂,对侧颅骨及上颌骨全碎。因伤情严重,当晚,陈建湘被紧急转往长沙湘雅医院脑外科治疗。记者从接近湘雅医院权威脑外科专家处获悉,陈建湘暂无生命危险。

原来,陈建湘在被捕前,对着自己的右太阳穴开了一枪,子弹从右眼爆出,这也是被抓获时右眼紧闭的原因。专家分析,陈应该是在12月23日白天或24日上午开枪自杀的,曾经昏迷过几个小时。被抓捕时他说手枪在自己的右边口袋里,但实际上枪在20多米外的草丛中,说明他的记忆因脑部受伤而出现问题。

往事如烟

陈建湘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本社记者独家掌握到的一些信息,或许能看出其走向末路的端倪。

新化县西河镇天马山下的陈家山,这里就是著名的“黄阳山”(民间俗称“王爷山”),民风淳朴,乡民有崇文尚武的传统,是梅山武功的主要发源地。

陈建湘出生于这里的横阳村。受环境熏陶,陈也自幼习武,颇有蛮力,同龄人中打架时他总是胜利者。

据陈建湘的高中同学介绍,他于1986年初中毕业后考入附近的新化二中,高一在105班,高二时被分配在文科重点班104班。他的同桌回忆,印象中,陈建湘非常讲义气,个子不高,但是不怕事,不怕打架,即便是社会上的“烂豆子”(当地对地痞流氓的称呼)也要让他三分。但1988年暑假结束后,陈建湘忽然转学去了县城的新化三中。

多年以后,有同学才破解了陈建湘转学之谜:原来,当时新化二中所在地一个“烂豆子”团伙将二中学生L发展为团伙成员。L入伙之后非常害怕,要求退出,但“头儿”不允许,并威胁如果退出的话必须介绍一个人进来。于是L便把同学陈建湘介绍进去了。陈建湘跟着“烂豆子”团伙搞了几次行动后,非常害怕,在作文中多次写到“我彻底完了”。细心的语文老师马上找他谈话,他说了实情。老师立即将情况报告了学校,并通报了家长。于是,高三那年,陈建湘父母就找关系把他转往新化三中了。

1989年的高考,陈建湘名落孙山。他在补习学校复读3年之后,终于考上了湖南省司法学校。

据知情人介绍,陈建湘从湖南省司法学校毕业后,便回到家乡公安机关工作。先后在新化县公安局游家派出所、上梅派出所刑侦中队工作过,后来调进了县公安局。

“陈建湘是公认的头脑比较聪明,但性格偏执,脾气暴躁的角色。”陈建湘多年前的同事介绍,他生性好赌,打牌不分昼夜,只要他没打过瘾,别人赢了不准走,输了也不准走。如果他向你借钱,你不能拒绝,也不能追讨。当然,他一有钱就会主动还你,“了解到陈建湘这些特点的同事,一般都不会跟他(陈建湘)玩。”

据陈建湘的一位同学介绍,十年前陈曾因颅内高压和抑郁症,先后在湘雅二医院和湖南省脑科医院治疗。据知名自媒体人“御史在途”调查得知,陈建湘在脑科医院治病时,因与陪护的妻子发生口角,跑出医院,走上车流滚滚的大街,旁若无人,后面的车辆排成长龙,喇叭声此起彼伏。后来他在马路中间拦住一辆的士要上车,司机不同意,他打开车门按住司机就打……

此后,陈建湘长年靠药物控制自己的情绪。据他身边的人介绍,医生曾警告过他,他之所以得抑郁症,与其工作环境和长期熬夜、没有规律的生活有关。

尽管他“聪明”,但却不免在牌桌上被人“杀猪”(当地对作假出老千的说法),在输了不少钱后,他曾扬言一定要“血债血偿”。未经证实的消息指证,此次被其列为“枪杀”的对象,不排除与此有关。

陈建湘曾经的朋友告诉记者,陈建湘个性比较张扬,说话口气非常大,这点确实不招人喜欢。

在同事眼里,陈建湘虽很讲义气,但不太好打交道。他在某派出所工作时,所里曾经发生集体私分滥发的违纪行为,其他同事都退还了违纪所得,但陈建湘拒不退还,并扬言“要看我手中的枪答不答应”。此后事情不了了之。

“情怀满满”的朋友圈

陈建湘在患脑溢血之后,却并没有在牌桌上收敛多少。其他出格的事也没少做。比如,在前不久举行的一次高中同学聚会上,他居然带着一个20多岁的女孩出席,令在场同学非常惊讶。

另外,有熟悉陈建湘的人则认为他“重情义,有文采,有情怀”。本社记者从陈建湘的微信朋友圈里也读到了一些充满情怀和文采的文字。

比如,他在2015年9月2日的一条朋友圈这样写道:“今日回到阔别多年的位于张公岭的母校,深感此处是我记忆深处珍藏青春最美最亲最让人眷顾的地方,特别是忆起205室友和在校外食宿的新化老乡那张张稚嫩笑颜,在母校这块芳草地上尽情漫步,留下的串串爽朗笑语,如同风铃在和风轻抚下留下的回音飘响在耳际,犹忘不了农科院留下的偷蔬菜倩(贼)影。”

这段文字应该是陈建湘当天回到湖南省司法学校校园里的一番感受。

再如,2015年10月14日,陈建湘在转发一条《一曲思乡乐,道出浓浓故乡情》的微信文章后表达了对儿时旧友的追念:“在小城混日子久了,家乡虽仅30里遥,总觉月是家乡明,人是家乡亲,儿提时的好友曾记否?小溪捉鱼虾,月明星稀的田野里堆草人捉迷藏嬉戏,装鬼吓哭邻居家小倩女、村塘戏水打水仗都不言输情景,更有偷摘水果,深夜结伴偷捉田鱼不敢拿回用柴火煨吃的惬意……家乡景也别致,人也醉人:小雨纤纤风细细,万家杨柳青烟里。恋树湿花飞不起。唯有如今愁无际,和春付与东流水。八十光阴尚余几?金龟解尽留无计。寄语村东沽酒坊,留一醉,届时乐事当年泪。”

2015年12月13日,陈建湘又在朋友圈里这样“梳理自己的情绪”:“当热闹趋于平淡,暗夜来袭曲终人散时,刚还兴致盎然的我,似一下被无边的黑暗吞噬,这样的迷失记不起缘于何时,湘哥审视一下内心似有惊悟:过久浸淫于虚无,有时会失去对生活敏感的知觉,是否该静待花开取悦自己?我虽已老,但时光不会遗弃乐观豁达,即使偶有挣扎、焦虑也该接受它的造访,而非掩盖伪装。高情致远,善待自己。——致朋友和陌生人。”

在2016年3月19日的朋友圈,不难读出他曾经的心志,这也是陈建湘的微信好友能够查看到的最后一条朋友圈信息:“壮志凌云数载求学纵苦三伏三九无悔无怨,众志成城一朝成就再忆全心全力有苦有乐,遥想湘哥当年,转战一二三八(指新化县第一、二、三、八中学),几经锤炼,终是皇天不负,虽入末流,对无所长的我已是厚恩,只叹两鬓已成丝,终究无所成。”

至少4名熟悉陈建湘的新、老同事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他就是这样一个矛盾体,令人捉摸不透,难以理解。”

违规借枪警察被拘捕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了解到,据被陈建湘挟持的协警反映,陈在车上跟他说列入其枪杀计划的有20多人。另据有接近警方的人士说,陈建湘为这场复仇应该至少准备了一年,可能他在利用打靶训练的机会偷偷存储子弹。但陈建湘另一名同事向“御史在途”反映,陈建湘长期服药,身体乏力,很少参加射击训练,存储子弹一说没有依据。

嫌凶已经抓获,随着警方审讯的深入和工作的进展,陈建湘的杀人动机也会逐渐浮出水面。有观察人士分析,舆论普遍关注的新化县公安局队伍建设及枪支管理存在的问题也必定会有人担责。用当地一位领导的话说,“他(陈建湘)害了无数的人。”他的一位同事在接受“御史在途”采访时说:“新化县公安局正处在革新图强的关键时刻,形象全被他毁了。”

此前,违规借枪给陈建湘的警察已被拘捕。目前,陈建湘正在湘雅医院接受治疗。其家人也委托了律师,维护其合法权益。然而,陈建湘给受害者家属带来的精神伤害,给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不可估量。陈建湘也必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