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江歌案一审判决:陈世峰因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获刑20年

原标题:江歌案一审判决:陈世峰因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获刑20年

江歌案受害者母亲求判凶犯死刑

作者:盛梦露

编辑:王晓

12月20日,北京时间下午2点(东京时间下午3点),江歌案在东京地方裁判所一审宣判,陈世峰因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获刑20年。

下午的判决在东京地方裁判所813号法庭宣读,全程约45分钟。旁听人员于下午2点30分(东京时间)在法庭外抽取旁听券入内。

据媒体报道,法官陈述认为,陈世峰自己带了水果刀,不是江歌或刘鑫的;陈世峰当晚洗衣服之说不合理;陈世峰有强烈的杀意;陈世峰当时没有帮助江歌,不可能是误杀;陈世峰在法庭不断试图将责任转嫁给江歌和刘鑫,完全没有反省之意;陈世峰的辩解不可信,不能采纳陈方律师说法。

宣判时,陈世峰倒在证人席桌上,大约半分钟后被警察扶起来。

判决后,江歌母亲向法官深深鞠躬,开始索赔手续。

日本国立一桥大学法学院刑事法教授、日本法文化学会会长王云海告诉搜狐号鉴闻,一般判決會是求刑的七成五到八成,对陈世峰的判决属于重判,很少见。

根据日本律法,服刑满刑期八成后可以提出假释。在日本,外国人假释后要强制遣返回国,如果不愿意被强制遣返,可以提出自己的诉求。

东京地方裁判所,江歌案在这里一审宣判。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专家:江歌母亲不能个人上诉

持续了6天的庭审,检方共提交30项证据,3个证人出庭作证,包括江歌母亲、法医岩濑和刘鑫。辩方在法庭宣读了9项证据,唯一的证人没有到庭,但在最后一日庭审中提交了书面陈述。

在12月18日的最后一天庭审中,检方指出,本案中被告犯下恐吓罪和杀人罪。关于量刑,检方总结,“本案行凶内容极为危险而残忍,动机极为强烈而自私,被害人完全无辜,虽然存在突发因素但事先多方准备,有计划性,而且有可能杀害刘鑫并对刘进行了恐吓。”由此,检方对被告求刑20年。

日本国立一桥大学法学院刑事法教授、日本法文化学会会长王云海曾告诉搜狐号后窗,如果江歌的母亲不满判决结果,她作为个人不能上诉,上诉必须向检方表达她的上诉希望和提议,最后检方根据法院判决依据的事实和量刑,看是否合法,是否遵照以往的判例,从而决定是否应该上诉。原则上只能上诉一次。如果涉及重大的事实误认、重大的违反宪法内容问题,才能上诉到最高法院,“但这很难”。

王云海介绍,日本的司法权属于最高法院及下属各级法院,采用“四级三审制”。最高法院为终审法院,审理“违宪”和其他重大案件。高等法院负责二审,全国共设四所。各都、道、府、县均设地方法院一所(北海道设四所),负责一审。

两个杀人故事

在6天的庭审中,关于杀人案,控辩双方讲述了两个截然不同的故事。

检方的故事中,案发当晚,陈世峰因挽回刘鑫不得,心生杀意,他乔装打扮,预备好刀具、换洗的衣服,走了两站路,用临时车票搭乘电车到江歌家,潜伏并将江歌刺死,本想继续刺杀刘鑫但失败。

辩方的故事称,当晚陈世峰背着旧衣物出门找投币洗衣处,走了两站路却没找到因此放弃。他突然想单独找江歌聊和刘鑫复合的事情,所以准备了一瓶威士忌,想去江歌家与她喝酒谈心。在江歌家门口,陈世峰和江歌发生肢体冲突,刘鑫递刀给江歌自卫。两人夺刀期间,陈世峰不小心将江歌刺死,后因担心高额医药费而补刀。

检方在最终的论告中指出,“被告的辩解极不自然”。被告家中有完好的洗衣机;被告在晚上11时40分(东京时间)许来到大内公寓,已没有时间和机会和江歌谈心;刘鑫递刀的说法也是不自然和不合理的;假若被告失手刺中江歌,就应该立刻救护她,但他没这么做。

检方说,“被告只知一味为自己辩解,始终没有反省,在法庭上百般狡辩。他对江母造成极大的伤害,却只做了形式上的道歉,根本不足原谅。”

王云海说,日本虽然没有废除死刑,但在死刑判决和执行上很慎重,一年中最多也就十几件。日本慎用死刑,一方面是追随世界废除死刑的潮流,一方面是日本就有慎用死刑的传统,避免死刑冤案。“原则上不判死刑,例外才判死刑。法官先从不判死刑为出发,最后发现无论怎么看,都太恶劣了,没办法了,才判死刑。”因此,本案中,检方最后没有求死刑。

文章来源:搜狐号鉴闻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