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江歌案庭审:陈世峰自称失手杀人 向江母及刘鑫致歉

原标题:江歌案庭审:陈世峰自称失手杀人 向江母及刘鑫致歉

江歌案开庭 陈世峰当庭否认故意杀人:刀系刘鑫递给江歌

作者:盛梦露

编辑:王晓

12月14日,江歌案庭审进入第四天,犯罪嫌疑人陈世峰在法庭上回答检方和法官的提问,详细回答了杀人的全过程。上午的两场庭审,陈世峰称江歌被刘鑫推出门外,江歌掏出一把刀刺向自己,争执过程中失手将江歌杀死。下午的庭审中,陈世峰首次对江歌母亲鞠躬致歉,递上道歉信。

下午的庭审中,陈世峰说,因为他对恋爱观、对人际关系处理有很大问题,才导致了这个事件。“如果和刘鑫分开后,我不一直纠缠她,这件事也不会发生”。

陈世峰称自己后悔没有对遭到致命伤的江歌做更多救助。他说,应该正常地等警车来,至少打个电话,叫个救助什么的。

律师问他,“你想象过江歌是以什么心情离开人间的吗?”

陈世峰顿了一会,头低了一些,第一次在法庭上哭泣。

“她一定说”,陈世峰模仿着江歌的样子,声音变轻,带着哭腔,“我不想死,我还有妈妈,还想见妈妈,有人救救我吗?”

律师也哭出声来。

陈世峰哭着说,“24年一心把自己的女儿辛辛苦苦拉扯大,整个人生都寄托在她身上,那种悲伤……无法消失的痛苦……她一定恨死我了”。

之后,陈世峰解释,迄今为止给江歌妈妈写过好多次道歉信但没有提交,是觉得“在这里可能是唯一跟她见面的机会,把谢罪文递到她手上,跟她说对不起”。

说到这里,陈世峰第一次主动转向江母,向她鞠躬。

律师帮忙递上了这封信,几页A4信纸,上面是手写的黑笔字,由陈世峰父亲写就,落款是陈的母亲。陈世峰解释,“爸爸妈妈想代替我表达谢罪,共同写的。”

陈世峰说,自己的爸妈在住院,江歌的母亲没能见到江歌最后一面,他的父母觉得来见他是对不起江母。

“通过法庭,我想对威胁事件的受害者刘鑫,对杀人事件的受害者江歌,说一声对不起。”陈世峰哭着说,特别是江歌妈妈表达歉意。

庭审结束,他站起身,向江歌妈妈鞠了两躬。

江歌妈妈脸上一直没有表情。

上午庭审相关报道:

今天上午东京时间10点(北京时间9点),江歌案进入第四天庭审,上午的两场庭审主要是陈世峰答律师问,详细讲述了2016年11月2日案发当晚,陈世峰从出门到将江歌刺死的全过程。

陈世峰称,江歌是被刘鑫推出门外的,并听到门上锁的声音,且江歌主动拿刀刺向自己。在前一天的庭审中,刘鑫称,自己没有锁门,也没有在江歌家看过行凶的刀,也从未有过此刀。

上午庭审期间,陈世峰在指认伤口时,因说了多余的话被律师打断,律师要求他“被问什么,就答什么”。

江歌案开庭第四日,东京地方裁判所门外中国媒体蹲守。图片来源:盛梦露 摄

据陈世峰的陈述,事件发生时,他看到刘鑫已进屋,江歌慢慢朝房间走。当时,江歌慢慢用右手打开房门,右半身在外,半身在里面。门是半开着的,大概30cm。

陈世峰称,他拍了江歌肩膀两下,对方被吓到了,突然回头,“啊”地叫了一声。“我瞬间用手捂住她的嘴,手又立马缩回来,嘘,示意她安静。”

当时刘鑫问,“三叔怎么了?”陈世峰毫不犹豫地顺势掐了江歌的喉咙,像个颈圈一样。

陈世峰打算用左手拉江歌去三楼,江歌开始反抗,抓陈世峰的脖子。这时,在律师的指引下,陈世峰指出了自己被抓伤的伤口。

陈世峰说,刘鑫把江歌推了出去,说“三叔你坚持住,三叔我害怕”,就把门锁了。

陈世峰又说,事后他反复回忆,不知刀来自何处。后来觉得刘鑫说的是“三叔你接住”。

律师此时问陈世峰:为何你这么确定?

陈世峰说,下午三人在这里碰面,我看到刘鑫找钥匙时,江歌帮拿背包,从包里拿钥匙的时候,带出来一个东西,又落回去了,怀疑可能是刀。

陈世峰听到门上锁、挂上链子的声音,称当时有些声音,但是山东方言,没听清楚。

陈世峰说,没听说过江歌说要叫警察,完全没有。

律师问他,刘鑫有没有说,把门锁了不要骂了。陈世峰说,没听到。

陈世峰说,当时江歌转门把手,敲门,门没开,就拿出一把刀,背对墙,左脚为轴,转过来,刺向陈世峰。

此时,陈世峰指认自己因挡刀被刺伤的手部伤口。陈世峰称,出现刀以后,没想过逃跑,怕跑了就不知道自己被刺到哪了。

据陈世峰陈述,当时,江歌两只手握住刀,陈世峰的手包在外面,陈世峰发现双手夺不下来,就把手往墙上固定。陈世峰说,在此期间可能弄伤了江歌的手。

“如果我想弄伤她,就去刺她了,不是吗?”陈世峰说。

陈世峰说,可能是江歌想把刀换一个地方,也可能是江歌没力气了,手突然松了一下,突然刺入江歌的喉咙。

江歌被刺入后,发出呜咽的声音,然后就没声了。

期间,在指认伤口时,律师曾打断陈世峰,让他被问什么,就答什么。

文章来源:搜狐号鉴闻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