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9岁男孩输液不幸猝死,打的是“喜炎平”中药注射液!

原标题:9岁男孩输液不幸猝死,打的是“喜炎平”中药注射液!

前两天《华商报》有一则新闻:

华商报渭南讯(记者 卫楠)12月2日,华阴市一名9岁男孩因身体不适到华阴市人民医院就诊,被诊断为发烧及上呼吸道感染,在输液过程中突然出现休克症状,经抢救无效不幸身亡。目前,医院正就原因进行调查。

昨日上午11时许,在华阴市人民医院,天天(化名)的父亲红着眼眶说,12月2日下午1时许,因为儿子身体不舒服,他便带着来医院看病。

“当时来的时候娃精神不好,但没有其他症状,娃是自己走进医院的。”天天父亲说,经过医护人员的检查,孩子有发烧症状,上呼吸道也感染。随后,医护人员就安排给孩子输液。当日下午3时许,第一瓶点滴还没输完,孩子就出现了休克状况。

“我赶紧找护士,当时把针先拔了。没想到孩子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医生和护士进行抢救,但最终还是没抢救过来。”天天父亲说,孩子今年9岁,上小学4年级,是家里独生子,孩子很懂事,没想到就这么没了。孩子身亡对家里打击很大,亲友们也十分悲痛,这个消息至今还瞒着家里的老母亲,担心老人承受不住。

华阴市人民医院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天天当日到医院就诊,在输液过程中出现异常,医护人员立即实施抢救,但抢救期间孩子鼻腔等处出血,经抢救无效不幸死亡。意外发生后,该院已对天天的病历等进行封存,华阴市卫计局及该院立即组成调查组,目前正对孩子死亡原因进行调查。

在微博上,当事人的朋友@最酷一个闹 贴出了一系列照片:

从照片可以看出,家属在医院门口摆花圈、扯横幅“维权”(花圈堵门的“维权”,不是合法的医疗事故维权方式,这也就是俗称的“医闹”);而第二张照片是孩子死亡时注射的药物。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喜炎平中药注射液

目前,孩子的死亡原因还不清楚。但孩子是正在输液“喜炎平”中药注射液的时候,突然严重休克死亡。而过敏导致休克,正是中药注射液的不良反应之一。所以这次两者是否有关系,虽然还不能下定论。但这场悲剧让我们口袋育儿非常痛心,也深感有必要把“喜炎平”的“老底”,再次揭一揭,以提醒家长们注意药物不良反应的风险!

1 |奇葩:中药注射液

在谈“喜炎平”之前,首先还是应该说一下,“中药注射液”,这是世界药物史上的一朵奇葩。所谓“中药注射液”,就是把中药成分蒸馏之后,制备成注射液态,然后用静脉注射或肌肉注射的方式,把药物打入人体号称治病,是中国大陆独有的“发明”。

中药注射液诞生在1941年,抗日战争时期。当时,八路军129师药物紧缺,时任军医处长的钱信忠,将中药柴胡蒸馏后提取成针剂,第一支中药注射液就此诞生!是在缺医少药的战争时代,不得已而为之!

(1955年,钱信忠被授予少将军衔;后长期担任卫生部长)

然后到了1965年,同样因为缺少药品,毛泽东发表了重要的“626讲话”:“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于是在中国开始大搞中草药的群众运动。怎么搞呢?其中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自己“发明”药品——和抗争时期类似,把多种中药材做成了针剂。于是短短十几年,到上世纪80年代,中国人民就“发明”了1400多种中药注射液!

在随后的20来年,这1400多种中药注射液有的实在太差了,没人再用;但有的拿到了省级药品批号,并且在2002年之前顺利转为国家药品批准文号。因此,截止目前,大约有136种国家批准的中药注射液,被使用在国内各个医院的病人身上!(看这里:曝光136种中药注射剂完整名单!最新最全!一定要记好!要保命千万别用!)

大家可以看出,中药注射剂能获得批准文号上市,并且在医院临床使用,往往都是历史原因。而其产品其实并没有科学检测过有效性和安全性,药物存在很大的风险!

于是中国国家药监局(CFDA)在2009年,做了一个非常荒唐的决定:国家药监局发出通知,《关于开展中药注射剂安全性再评价工作的通知》,要求对中药注射剂的“安全性”重新检测!但是,药监局居然没要求产品下架!

上面说的这些药品管理的专业内容,你可能还没太明白。那我们用大白话介绍一下,其实就是国家药监局认为,现在医院正给大家用的中药注射剂,大量品种都存在安全性或有效性的问题,但是呢,医院先给患者继续用着,同时药厂再检测看看!

这多荒谬啊!因为如果药品怀疑有问题、有风险,首先应该是立刻停用,然后才说检查的事情。但现在做法反过来了,一边给老百姓用着药;一边还对药品的安全性、有效性感觉没谱,认为药品需要再次检测!而这就是国家药监局的政策!

但这还不是最过分的!更荒谬的是,国家药监局2009年的这个规定,快十年了,居然还是没彻底执行!以至于国家药监局局长毕井泉,在2017年又提出要启动中药注射剂再评价!

泱泱大国,关乎民生基本健康的中药注射剂安全性问题,整整过了十年,似乎又回到了起点!!!

最后,你也许不知道,也就是在今年,国家卫生部门规定最常见的几十种中药注射剂,只允许在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使用——因为基层医院如果遇到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可能抢救能力不足!

都这样了,国家药监局还是让中药注射剂继续使用!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所以,我们这些家长们如果还不学习了解这些情况,吃亏的是我们自己啊!

2 |神药:喜炎平

因此在中国这个神奇的国度,诞生出“喜炎平”中药注射剂这样的“神药”,就不足为奇了:

70年代,在江西全南县青龙山的八一军垦场,就在那里的农场职工医院,几位医生和几位“上山下乡”的知青,结合当地传统,就发明创造了“喜炎平”!然后这个药,在1978年获得了江西省颁布的批准文号,并且于1995年左右,顺利升级获得国家批准文号!

2001年,这家国营的小药厂改制为民营企业,成立了“江西青峰药业”,整个公司实际控制人叫“唐春山”,实际占股90%以上。从此“喜炎平”进入快速发展通道——短短十几年的时间,特别是“限抗”政策之后(限制临床使用抗生素),喜炎平作为替代药物,其发展如虎添翼,成为一线常规药品。近几年,喜炎平每年销售额都超过20亿人民币!每年销售超过1亿支!

(2016年喜炎平销售额。数据来源于各上市公司年报,以及公开资料推算。仅供参考。)

喜炎平销售数据这么靓丽,不得不说,要归功于国内多个临床指南,把“喜炎平”作为推荐用药。比如,《手足口病诊疗指南》、《甲型H1N1流感诊疗方案》、《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症防治指南》。。。这些中国的临床专家指南都推荐了喜炎平!一线医生只好照猫画虎,给患者用这个药了!

那喜炎平真有那么多“神效”吗?实际上,就以“手足口病”来说,世卫组织(WHO)认为根本就没有有效的抗病毒药物!

而随着喜炎平节节高升的销量,另一个问题出来了:不良反应!喜炎平药物不良反应也越来越多。在2005年至2012年之间,上报的喜炎平不良反应事件共有9633例,其中仅2011年就1476例。(当然,喜炎平药厂认为,2011年总共使用了8000万剂,这个不良反应率0.18‰非常低了!)

然后也就是在今年9月,国家药监局重拳出手发布通告:喜炎平注射液,存在一些批次的质量问题!除了相关批次必须召回,企业必须彻查,“在未查明原因、未整改到位之前不得恢复销售

遗憾的是,9月底药监局只是说“不得恢复销售”,并没有要求已经售出的喜炎平停止使用。因此这次悲剧中,9岁男孩输液的时候,用的还是“喜炎平”!!!

3 |悲剧之所以悲哀,就在于反复上演

看着9岁儿童的家长,在医院门口堵放的那些花圈,我们真的觉得太悲哀了!一方面,那么小孩子离开人世,别说当事家属,就我们这些外人看着都心疼!另一方面,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实在太多!轻的让患者不适,重的危及生命安全!而这些不良反应明明是完全可以规避的风险,但由于国家药监局对“中药注射剂”的管理方式,悲剧反复上演!

今天说的虽然只是个案,并且不一定和喜炎平有关。但口袋君希望大家要防患于未然,要特别关注“中药注射剂”——既不是讲究君臣佐使的“中药”,也不是科学实验的“西药”,它诞生于缺衣短药的战争年代,发展于大运动的六、七十年代,存在系统性的风险:安全性存疑,有效性存疑!

在这种情况下,家长为什么要给自己的孩子使用中药注射剂?!口袋君的建议就一条:对孩子(其实也包括成年人)不要使用任何中药注射剂!不管你的医生怎么给你开药,坚决拒绝中药注射剂!所有的!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