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在北京,残疾人想看场电影有多难?

原标题:在北京,残疾人想看场电影有多难?

今天是国际残疾人日,有没有想过为他们做点什么?哪怕只是一件小小的事情。

全文8076字,阅读约需15分钟

在北京,一位坐轮椅的残疾人,想去影院看场电影有多难?

难到你无法想象。

网购电影票无法购买无障碍座椅,他必须到影院现场购票。

影院所在的商场没有残疾人专用停车位,他只能打车。

抵达商场入口发现没有轮椅坡道,面前是好几级台阶。

他被好心人抬进了商场,却发现通往影院楼层只有扶梯没有直梯!

在工作人员帮助下,他终于到了购票处。这家影院只有两个厅有无障碍座椅,还好他想看的《寻梦环游记》在其中一个厅有放映。

但,无障碍座椅在第一排的角落。这意味着他只能全程看一部“变形”的3D动画片。

郁闷的他决定去方便一下,影院无障碍卫生间的门锁死了。

哎,憋着吧。他直接来到影厅入口,拦在他与座椅间的是非常陡的5层台阶。

最后,还是好心的服务员帮助他坐在专属座椅上看完了电影。

“下次还是自己拄拐来吧,至少不用麻烦别人。”

“北京就没有残疾人无障碍影院吗?”他还是不死心,上网查还真有一家“红楼电影院”,创办于1996年。

打电话询问,结果,这家影院已经不存在了。

…… “生活已不易,为什么想看场电影还这么难?”

以上场景并非夸张虚构,而是新京报记者采访残障人士观影经历的缩影。心酸,无奈。偌大的北京城,有没有能让残疾人放心、安全、顺畅观影的影院?新京报抽样调查了市内分属不同院线的24家影院,存在哪些问题,业内怎么看,相关部门怎么作为?

先给大家举两个影院无障碍设施和服务体验的正反面例子。

正面典型

国贸百丽宫影院

位于国贸三期的百丽宫影院于2011年9月开业,是香港百老汇PALACE在国内开业的第3家影院,在北京市中心算是比较高档的电影院。

参考票价:

《寻梦环游记》 英语3D 18:50-20:35

原价:120元 猫眼:44元

售票口:B1层

检票口:B1下半层

通道:有楼梯或坡道

停车场:

停车场有直达电梯到影院内部,商城直梯到影院无障碍,距离短。需提前与影院工作人员联系,进入影厅需要从取票口下楼梯,旁边设有残障人专用通道,斜坡,可供轮椅滑行,非常方便。

残障人士专用停车位:有

直通商城的升降电梯:

有,3个直达电梯,面积大

停车场有无台阶:

B3为普通停车场,有台阶

B2为VIP停车场,无障碍。

洗手间:

影厅内外部的洗手间内都设有残障人专用坐便。

洗手间扶手:有

洗手台扶手:有

阻碍:无

台阶:无

整洁度:90%

影厅:

共5个影厅,624个座位。

影厅外部:

入影厅需从售票口下楼梯,

楼梯旁边设立了残障人士专用通道,轮椅可滑行

影厅内部:

有斜坡,有楼梯。

分为有障碍影厅和无障碍影厅。

无障碍厅:

有一个厅设立了3个残障座位,其他厅没有。

特殊座椅:

残障人士需要从轮椅下来坐到座椅上。

放置轮椅:

不能,座椅无法拆除。

残障座位前方有扶手,护栏,安全性较高。

相关接待残障人士的服务

员工是否培训:有

员工是否有经验:少数有

是否有相应措施:有

残障座位购票方式:

网络预订:VIP可预订

现场购票:无限制

反面典型

悠唐博纳影院

位于悠唐购物中心地下层的博纳影院于2009年1月开业,进行了多次影厅改造,现有分别支持IMAX和120帧/4K放映的影厅。

售票台之前有必须经过的台阶

参考票价:

《寻梦环游记》 英语3D 19:20-21:05

猫眼:55.9元

购票口:B1层

检票口:B2层

通道:扶梯+台阶

停车场:

位于悠唐购物中心B2层

无残障人士专用停车位

无直通商城的升降电梯

洗手间:

未设立残障人士专用坐便

影厅:

5个标准放映厅,1个IMAX影厅、1个豪华VIP厅,

共7厅,1186个座位。

影厅外部:

售票口前有台阶;

入影厅需从售票口下楼梯,只有扶梯,且有台阶

影厅内部:

影厅口有台阶

特殊座椅:无

相关接待残障人士的服务

员工是否培训:无

员工是否有经验:无

是否有相应措施:无

下面有一份【北京24家影院无障碍设施情况调查表】,大家可以和上面这俩详细案例参考对比一下。

制图:新京报 陈冬

通道

建筑限制无障碍通道设计?

一般影院和影厅入口设计成平地或者坡道是比较利于轮椅通行的,但现实中很多影院都是在建筑完成设计后因地制宜改造。在某些建筑中,平缓的坡道比较难实现,影院就会设计占用空间更小的楼梯或者台阶。

即便是同一家影院,每个影厅的入口设计都可能不同,他们分布在不同的楼层,有的走进去是第一排,有的是中间过道,有的是最后一排。因为每个影厅的银幕大小和座位数量都不同,所以入口高低、是否设计成楼梯都取决于建筑本身。

百老汇(百丽宫和百老汇影城都隶属同一家香港公司,北京目前有4家百老汇,2家百丽宫)北京区经理王宇证实:“其实影院的规划大部分先定商场,商场是在整体差不多装修完成后才开始招商,他给你提供什么样的环境,你就用这个环境。未必能改造成所有人群都适合的场所,我们只能尽量做到更完美。商场就不一样,商场的卫生间可能每一层的位置都一样,建设的时候就已经规划好了,哪些是给残疾人专用的,哪些是通道,哪些是儿童专用,这些建设都来源于之前的规划。影院能尽量做改造的都会去改造的。”

图源网络,很多商场里的无障碍卫生间常常是关闭状态。

案例1:

华星UME,只有3厅和5厅入口处是平地,3厅较小,进去之后只能坐在第一排,5厅较大,入口直通第8排;其他影厅都是需要走台阶进入。但这两个看似无障碍的影厅,却没有升降电梯直达,只能搭乘扶梯。

案例2:

位于apm购物中心的百老汇影城有三个厅专设了残障人士坐椅,分别是1、2、4厅。王宇解释称:“因为商场的结构问题,有4个厅在四层。从6层到4层商场只能给影院提供扶梯,在4层区域的影厅不可能搭建通道穿过去。因为残障人士无法乘坐扶梯,所以有4个厅就没办法提供给他们使用。”

案例3:

安贞UME地下层每个厅的入口都有台阶,但是安全出口是平地,如果客户有需要,可以开通散场口让轮椅客人进入影厅。但这仅限于地下层的1-8厅,位于3层的9-12厅必须通过狭窄的扶梯到达,连收起轮椅把人背上去都是很难实现的。

新京报:为什么影厅内不能设计成坡道?

百老汇北京区经理王宇:是影院层高的问题,跨层基本上是两层,最高处是三层的顶,最低处是二层的底。所以跨度将近有10米的层高,不可能用坡道让每个客人去走。坡道对残障人士是有用的,但是对于健全人是危险的,在坡道中会有一个前倾的状态,在比较暗的情况下可能会摔倒。所以很多剧场和影院会选择建立台阶,再设立几个特别的通道。

设备

影院和商场的功能性不同?

一般来说,商场越新,建筑设计越科学,考虑越周到。有些影院因为空间有限无法增设残障人士专用洗手间,但如果商场相关设施足够完善的话,也足够服务于轮椅客人。红星太平洋市场策划郭雨薇坦言:“影院其实是建立在商场里面的,无障碍设施只有商场先建立起来,肯定是由商场先迈出这一步,我们跟上,无障碍设施才能真正服务于这些残障人士,把服务做得更周到。”

图源网络,商场里的无障碍设施

在郭雨薇看来,电影院和商场的服务内容、承载能力是有差别的:“我们影城以服务顾客为首要义务。一线员工的服务内容有很多,顾客迎宾接待工作,以及电影或活动结束后顾客的疏散工作,影院卖品区客人的点餐、送餐等。承载能力我觉得是指在影城正常运作的前提下,我们对客人提出服务要求的满足能力。就拿残障人士来说,我们觉得可以更好地服务这个群体,但现实是商场也好影城也好,还没有更好的设施来完全放开服务于这个群体。”

案例1:

芳草地卢米埃影城位于侨福芳草地购物中心地下二层,一共5个影厅,属于小而精致的新影院。限于格局,影院内只分男女洗手间,空间狭窄且入口有台阶。但是影院外,在商场同一层就有设施完备的无障碍洗手间,需要绕行一小段距离。

案例2:

凤凰汇橙天嘉禾影城位于凤凰汇购物中心三层,商城内部都是升降电梯直通,但停车场到电梯间都有门槛,轮椅客人从停车场到电梯间必然经过一层障碍。这是商场的不周到。观众在三层买票、取票之后还需要爬半层楼梯到影厅入口层,此处无升降电梯,坐轮椅的观众只能在亲友或者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被抬)上楼梯。这是影院的不周到。

橙天嘉禾影城没有独立的洗手间,售票口附近就是凤凰汇商场洗手间,入口是坡道,男女洗手间分别设置了无障碍专用间。这是商场的周到,但也能看出整个商业区无障碍设计的分裂性。

芳草地卢米埃影院的外侧直梯与残障人可用的洗手间

座位

无障碍座位只能是第一排?

目前有设置无障碍座位的影厅中,大部分可放置轮椅的区域都在第一排,相对应的,从影厅入口处到达无障碍座位也是平地或者平缓的坡道。但是这也就意味着轮椅客人如果不愿意被抬上更高的座位,就只能在第一排仰视银幕,如果银幕偏高且观看3D电影,3D眼镜接收到的图像也有变形的可能。

虽然SFC上影影城影院经理李维逊表示,为了减少视觉疲劳,上影影城第一排坐椅设计得离银幕较远(基本上相当于一个基本厅的三四排),但第一排与选座的黄金区域之间还是有一定距离。

前红星太平洋影院经理唐乐表示:“影院有规定至少要有一个特定方便残障人士的座位,会有围栏方便轮椅摆放,这是标配。不是每个影厅都有这个栏杆,但会有一定的位置空出来给用轮椅的人使用,我们影院一般会放在第一排,目前视效的远近是难以解决的,如果一定要坐得比较远的话,就得由工作人员和残疾人家属一起把轮椅搬上去。”

花市百老汇影院的残障人特殊坐椅

案例1:

爱琴海红星太平洋电影城目前只有LUXE厅设置了残障人士专用座位,在第一排。

2017年8月1日该影城与太阳宫残联联合举办了一场公益观影专场,时间是早上10点左右,当时商场人较少,来参加活动的残障人士大部分都是家人陪同过来的。放映在2厅进行,厅内134个座位坐了约125位观众,“是由工作人员及志愿者一起抬上去的”。红星太平洋影城市场策划郭雨薇回忆:“现场你会发现很多人都很积极健谈,和其他普通人一样,也喜欢看电影,而且他们有这个权利。”

案例2:

坐落于龙湖天街购物中心三层的SFC上影影城一共有“8个影厅,当中有4个设置了专属座位,有两个厅专属座位在第一排,也有两个在三到四排,这些主要取决于影院的设计。其他几个厅会有空出来的一块,也能协助客人坐到座位上”。

SFC上影影城影院经理李维逊表示:“50%的影厅涵盖了专属座位,基本上可以满足残障人士的观影需求。但我们不会主动跟客人强调,为了避免尴尬,会以明显的标识给客人看到。”

案例3:

当代MOMA百老汇电影中心位于万国城社区之内,是一座独栋建筑,只有三个影厅,都没有无障碍座位,但是每个影厅的入口都在最后一排,可以将轮椅推进去放在最后一排的空位处(足够大)。百老汇北京区经理王宇表示:“也有一些残障人士会去看电影,大多数会选择从后排进去看。”

服务

工作人员缺乏服务规定和培训

在记者的调查过程中,无论有没有无障碍通道和专设座位,几乎所有的影院工作人员都表示如果客人有需要,都可以帮忙抬到合适的座位上。但专业培训并不多见,记者在调查过程中遇到过工作人员表示“刚来”、“不太清楚”,甚至口径不一致的状况。

图源网络,商场工作人员给残障人士讲解

王宇坦言:“培训从入职就有。但对于接待残疾人、特殊人群属于是我们影院的特殊人群或者突发事件的培训,不属于广大观众培训。有些影院没有这种经历,相对的经验就会欠缺。不会(专门记载汇报残障人士观影),这属于我们正常接待客人。残障人士来观影,我们也会尽量做好服务。每个人对服务的理解和周到是不一样的,我们只能尽量让大家都满意。我们也有接待过残疾人,他的体验很好的话一般不汇报,如果体验出现问题,经理会做记录,汇报。改善或者提升我们的服务质量。”

案例1:

华谊兄弟影院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给员工常规的培训还没有展开,但是会根据实际情况来进行调控,比如家属带着残障顾客,或者是残障人士来观影,都会进行周到的服务。

案例2:

位于apm购物中心店的百老汇影城没有对员工进行特定的培训,但如果有这方面需求的客人则会对他们进行影厅的介绍,将他们安排在有残障设备的影厅。

案例3:

“残障人士的服务培训一个月一次,即使一线员工流动量大,我们该做的培训一定会去做。”虽然只有一个厅专设了无障碍坐椅,但红星太平洋影城会做一些公益放映,相关的服务培训和规定章程都是齐备的,市场策划郭雨薇介绍。

影院通常依托商场等固有建筑,有些影厅入口为台阶或者扶梯(上图),残障观众无法凭个人力量登上。有的设置有残障人方便的斜坡、专用停车位等(下图)。

那现在残障人士去观影究竟方不方便呢?我们也随机调查了几位。

残障人士回应

看电影得“拐杖+轮椅”两手准备

影院目前提供的按章设施,究竟能不能满足残障人的需求?记者抽样调查了几位肢体残障人士,他们也说了自己的看法。(名字均为化名)

王一表示:我最常去的影院是星美、大地影院,有几次我进了场发现入口有台阶,这一点很讨厌,还得专门跑出去叫工作人员帮助我。“开始几次拄着拐杖去影院体验很不好,很多影院过道和厅外没有供人休息的座椅,去早了只能站着等待开场”。

当熟悉了家附近影院环境后,李明有次独自坐轮椅前往影院,一路上从进入商场、购票到候场等都很顺利,但进入影院后李明就傻眼了,”残障人爱心座位在二排、三排,但都需要迈入台阶才能到达。“为了能够顺利解决看电影的困难,李明找到了最优方案:带拐杖推轮椅,在进厅后,拄拐杖走到座位处。

李煜分享了他每次观影的宝座:“对于拄拐的观众,最方便的座位是最后一排靠近出口的第一个座位,既不用担心台阶,又不用跟着人群挤了,拐杖也有地方放,进出都方便。买票基本不团购,因为不能选座。”

残联回应

障碍都是人为的障碍,就怕总忽视

受访对象:

吕争鸣:北京市人大内务司法委副主任委员、市人大代表(原北京市残联党组成员、副理事长)

杨凤英:北京市残联无障碍环境建设促进中心监督科科长

王宜安:北京市残联无障碍环境建设促进中心副主任

新京报:有没有具体的残障福利相关规定电影院配备无障碍设施?具体哪些方面?

吕争鸣:《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北京市无障碍设施建设和管理条例》、《国家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指导标准(2015-2020年)》等法律法规有规定公共文化设施为残障人士配备无障碍设施,但条文主要从宏观层面规定,并不是太具体,目前银行、邮局、铁路、航空自身无障碍设施比较规范,影院没有。

新京报:上海有16家商业影院被认定为“无障碍电影放映点”,南京9月首家残障人无障碍影院开业,那么北京有吗?有的话具体哪几家?

吕争鸣:红楼电影院,1996年创办,为“无障碍影院”北京第一家(记者电话确认,影院方表示已经无此影院)。

目前已无此影院

杨凤英:2008年奥运会前,对“无障碍”标志有挂牌的说法。当时要打造一些标准化的场所,最近几年不提倡给商场挂牌,是因为必须要达到标准才可以开业。尤其是新建的公共建筑有明确的验收方式,从设计就要符合无障碍的设计要求、建筑、施工、审核、验收、批复使用,必须符合无障碍要求和国家的无障碍设计规范才可以对外营业使用,所以不再特定挂上“无障碍”标志。

新京报:有没有收到过类似残障人观影不便的抗议与提议?

杨凤英:至今还没有听到这方面的声音。(几位残联工作人士也纷纷呼吁,残障人应更进一步给自己维权,可以向残联或者是消费者协会反映类似这样观影不便的困扰,以便残联在工作上进行进一步提升。)

新京报:比如残障人卫生间处于关闭状态、堆满杂物等,很多设施沦为摆设,外界能够起到一个检查、督促作用吗?在影院残障设施这方面建设,需要外界如何配合?

王宜安:我们开会讨论过这个问题,将会对商场提出要求清理残障人卫生间的要求,保证正常使用,后续也会跟进反馈。

图源网络,经常有商场内的无障碍卫生间被锁住或者被用来堆放杂物

新京报:本报调查走访24家影院,多数硬件缺陷难以改造,面对这样的困境该如何是好?残联会不会设置一些制度或者规定来促进这方面设施的提高?

吕争鸣:我作为五届人大代表,年年呼吁无障碍设施的完善,这不是针对老弱病残方便,而是让所有人都方便。老旧影院如果难以改造要用软件配合,用服务去弥补,新影院(依托商场的影厅)存在整体系统规范、局部有障碍,从宏观上要依法办事,新建影院(商场)建设时必须具备整体无障碍设施系统。如果无障碍设施配套不齐全的话,规划建设部门(北京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是没有依法办事,不能批。像商场的无障碍停车位,80%没有依法规划。其次,要以德去促进、用权去落实。无障碍不是监督出来的,是规划、设计、建设出来的。

无论新旧如果有无障碍都要消除、逐步改造,新建的影院要严把无障碍设计关。我在残联工作30年的心得:障碍都是人为的障碍。无障碍设施同理,不怕不理解,就怕不了解。不怕不重视,就怕总忽视。无障碍设施的缺失是意识不强、理念不到位造成的。企业也不能怕花钱,在修建装修时意识到无障碍设施的配备,也免于后期整改。影院的无障碍建设也利于推行企业文化,树立良好影视文化形象。残联不是执法部门,只能在建完了督促,这没有什么用。某些剧院影城的台阶爬起来特别费劲,残障人士根本无法方便到达。我们去检查过,但他们任性不听,光注重豪华。

王宜安:残联没有执法权,只有监督权。发现问题后邀请相关主管部门(影院归文化局)召开研讨会,反馈发现的部门,督促相关单位进行整改。对无法改造的情况只能靠临时设施或人工服务弥补。监督科成立了由200多位残障人构成的无障碍监督队伍,到各个公共场所记录下来情况反映意见,例如此前针对公园、医院、地铁进行过调查,收效比较好。曾经我们也对影院做过调查,但未进行专题调查很感谢有这样的专题,希望以后我们能在影院方面促力。

无障碍卫生间被改造或者闲置的新闻,每年都会有很多

使用与改造

残障观众使用率低导致资源闲置?

零使用率?

博纳国际影城经理柏家文证实影院残障设施使用率普遍较低,经记者调查发现万达影城的CBD店和天通苑店每个月会有2-3位残障人士前来观影,国贸百丽宫、三里屯美嘉、朝阳大悦城金逸每个月会有1-2位残障人士前来观影,但是基本上都无法直接网购电影票,需要联系店员帮忙。

“真正的残障观众实际上比例非常少,相关设施的使用率事实上非常低。对这方面的设施和规定是有行业要求的,比如说残障人座位、残障人洗手间,另外也会对残障人进行票价上的优惠。”前红星太平洋影院经理唐乐向新京报记者坦言,“因为使用率很低,大部分影院只会以相关部门的要求来进行安排,基本的配备会有,但要进行进一步大幅度提升、增加设备还是不太现实,但是在设计影院的时候会特意注意这一部分的安排设置。”

链接案例:

在2014年的一篇北京影院报道中,排名第二的“京城观影好去处”就是位于悠唐购物中心的博纳国际影城,文中写道:“影院拥有1200个座位,并设有商务休闲专区,是京城最豪华的影院之一,厅内更有为残障人设计的无障碍走廊与残障人专用座位。值得一提的是,影城还特别提供了婴儿椅,为带孩子前来的顾客提供便利。”

新京报就此报道内容向该影城客服和行政人员求证,但两位均表示“刚来没多久,不太清楚”。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个别影厅有无障碍通道;影厅内目前没有残障人士专座,如果有轮椅客人来观影的话,工作人员会帮忙,“一般来说都是在前排,一二排这样比较方便”;有设立独立的无障碍洗手间但是“因为我们很少接触这样的客人,所以是0使用率”。

改造成本太高?

在讨论到营业中的影院后期改造无障碍通道、残障人士专用座位、专用洗手间等话题时,前红星太平洋影院经理唐乐认为:“从企业角度来说,可能需要节约成本,在满足行业要求下比较难以普及非常高标准的服务周全,因为确实存在使用率低的问题。但从普遍需要提升公益、质量方面来说,还是需要相关部门和行业内来制定更规范、更高的标准和要求。”

红星太平洋影城市场策划郭雨薇则表示院线控制成本和社会服务属性之间并不矛盾:“院线控制成本,可以从很多方面入手,并不一定要从社会服务性这方面。在你价格放映水平都稳定的前提下,一个影城想留住客流,第一个看的就是你的服务,无论是对普通大众还是对特殊群体,只有你服务到位,才会有口碑,才会留住顾客。”

至于改造的成本,新京报记者也咨询了百老汇北京区经理王宇,他表示:“比如现在卫生间有3-4个坐便,我要设立残障人坐便就会让正常的坐便少一个,因为加宽了。少一个健全人如厕的空间,在残障人厕所里就会多一个扶手的空间,没有太多的投入,只是一个扶手的安装,费用预估也就2000元左右。不会因为费用而放弃这个设施,也不存在费用问题。我们希望来的人员不管是健全的还是残障的,都有一个健全的体验,都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链接案例:

进影厅要根据影院的结构不一样来决定,例如有些坡道不方便做出来,则做成楼梯。有些影院会预留栏杆、专属座位,有些影院则把座位专门空出来。

首都电影院副总经理于超表示,“不是所有影厅都具备这个条件,有些进出不方便,房屋构造有梁,比如有台阶,如果观众一定要有这种要求,则一般会有跟随来的家属或是工作人员,将他们送到影院座位,再把轮椅折叠放置保管。”

在于超看来,这类设施和设备是社会服务功能的体现,无论如何在影院的服务中应该体现出来对这类群体的照顾和关爱,会有专门的员工来为他们进行服务。“必要的设备应该保留,就算没有特别的座位,但需要注重在内容方面上做到周到。”

国外影院是怎么做的?

美国

图源网络,美国残障人士的停车位会比较大。搜图时看到各处的设备确实比较完善

1973年美国通过了《康复法案》等一系列保护残障人士的法律,公众场所(旅店、餐馆、影院等)必须达到残障人士能够进入的标准。

1990年《美国残障人士法》为残障人士使用公共服务的便利作出了法律规定。该法实施后,各种公共建筑物包括餐厅、商店、酒店、学校、图书馆、博物馆、电影院等,都在有台阶的地方陆续修建了平坦的通道,以便残障人士所坐的轮椅可以顺利通过。几乎所有的道路两侧和建筑物通道都辟有“轮椅坡道”;有门的地方,一般都设有齐腰高的专用按钮,坐在轮椅上的人正好够得着,只要按下按钮,门就会打开;每个公共厕所里都有残障人士专用的卫生间,马桶旁边有把手,空间是普通卫生间的两三倍;

停车场里最方便的停车位置全部为残障人士专用,地上画有明显的蓝色标志。正常人要是占用了残障人士专用的停车位,将被课以50美元至300美元的罚款(闯红灯才罚100美元)。

英国 澳洲

电影院都配有残障人公共厕所、残障人专用停车车位,还有为盲人提供的视听版电影等。

巴西

电影院都会专门留出空间给轮椅使用者,残障人士座椅被刷成蓝色,也方便识别。影院还会提供方便听力障碍人士使用的CC字幕(巴西和美国一样,放映电影很少为普通观众安排字幕)。

新京报记者 李桐 周慧晓婉 实习生叶彬彬 实习生夏秋子 编辑 吴奇函

除标注来源网络外,其他图片皆由叶彬彬、夏秋子拍摄

值班编辑:一鸣

本文部分首发自新京报公号“新京报Fun娱乐”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