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中国专家“群聊”:百年不遇的特朗普到底有多特别?-凤凰国际智库

来源:界面新闻;作者:安晶

2017年11月9日,北京,中美企业家对话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美国总统特朗普出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自特朗普2016年当选美国总统以来,由他引发的外界对美国的反建制派、保护主义、外交政策变化的讨论就未停止过。

特朗普执政近一年的成绩如何?他的当选给美国政治带来了哪些冲击?未来会对中美关系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全球化智库(CCG)与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于11月30日举办专题研讨会,就相关热点问题进行了探讨。

全球化智库主任学术委员会专家、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林宏宇认为,特朗普的出现属于“百年不遇”、“非常特殊”,他通过极端的方法把美国从“非常偏左”的方向往右修正,因此“他对美国可能是利大于弊”。

林宏宇指出,特朗普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共和党人,“如果用传统的两党视角、红或蓝去看他,是看不清的”。

而正是因为特朗普的特殊性,林宏宇认为,总体来看中国和美国的关系会比较乐观。一方面,因为特朗普“太特殊”、没有建制派政客的固有偏见,因此他的灵活性和可塑性很强,“就像他这次到故宫,一下被故宫震撼了”。

另一个方面则是中美政治之间的时间差问题,中国的周期是五年、美国为四年。林宏宇表示,十九大之后这个时间差问题已经解决,而中美两国的重点都在让自身“更为强大上”,这时候进行双边合作的节奏将更为吻合。

特朗普上台后,中国和美国已经宣布建立中美全面经济对话等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林宏宇认为这些机制为中美关系的发展打下了基石。只要“等特朗普把政府的人手配齐了”,这些机制将发挥应有的作用。

林宏宇在《美国总统选举政治研究》一书中指出,从1952年以来,美国总统在四年执政周期内的外交表现一般要经历四个阶段:频频出错的第一年;较有作为的第二年;应该有所作为的第三年以及大多难有作为的第四年。

对于特朗普明年的外交表现,林宏宇告诉界面新闻,虽然特朗普此前没有外交经验,“但经过第一年的在岗培训后会熟悉工作”,因此“明年的中美关系可能会有较大的起色”。

至于明年美国将举行的中期选举,林宏宇认为美国的党派政治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共和党会怎样赢现在不好说”,但“特朗普严格意义上来讲不是共和党人,他可能不会太在意共和党死活,而更在意他个人的理念”。

研讨会现场。图片来源:全球化智库

国际关系学院校长助理、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达巍也提到了特朗普的与众不同,指出从本世纪以来,美国总统本身的特质对外交关系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但对于未来的中美关系,达巍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从短期来看中美关系比较稳定,“但这个稳定是比较脆弱的”。

一方面是特朗普个人性格上的不按常理出牌,此外特朗普政府还存在很多人员空缺,而被提名为美国国防部亚太助理部长的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发表过一些具争议性的言论。达巍认为,薛瑞福上台之后,“在台湾和军队问题上,一定会出现很多问题”。

在达巍看来,特朗普与建制派的矛盾也是一个脆弱环节。正是出于对特朗普的制衡,今年美国国会在外交问题上才会表现得如此活跃,“美俄关系就是一个例子”。

从长期来看,达巍认为中美关系将面临比较大的压力。

达巍称,随着中国的发展,中美关系将演变为一种“强强关系”,“这是过去一百年里没有的”;与此同时,中美发展的模式进入了“分路而行”,走上了两条不同的道路,再加上中国对外的姿态在发生改变,因此“未来中长期内,中美关系都会存在持续的压力”。

对于特朗普上任近一年来的表现,全球化智库主任特邀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认为,不应该用惯用的标准对特朗普的“绩效”进行评价。

刁大明指出,根据美国主流媒体的观点,特朗普一直依赖总统行政令治国、不勤政。从具体数据来看,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第一年颁布的行政令为39个、特朗普51个,但如果从艾森豪威尔开始统计,“特朗普的51个行政令并不多,只是奥巴马太少了”。

刁大明表示,奥巴马第一年访问了25个州,而截至目前,特朗普已经访问了27个州,“因此不能说他不勤政”。

但他也指出,特朗普一年的成绩单中“比较差劲的”是在政府构成和立法上,“比如他平均每进行一次提名,从提名到落实要将近70天,目前他的提名有460多个,但奥巴马在同期已经完成了近600个提名”。

在立法上,奥巴马在第一年签署了130多个正式法案,而特朗普只签署了80多个,“这是自卡特担任美国总统以来,最低的水平”。除此之外,特朗普召开记者会的次数和民调的支持率均较低。

“这样看的话,特朗普在三个方面出了问题,一个是政府内部、构架、设置包括如何用人。第二个是他和建制派、国会出了问题,导致立法不通畅。另外一个问题则在与社会舆论的关系上。”

刁大明认为,虽然这三个问题是特朗普面临的难题,但目前对他的执政“并没有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在判断特朗普的成绩上需要有“跳脱历史传统的新规则和新标准”。

“对于特朗普的判断可能更重要的不在于他做了多少事、签署了多少法案,而是在于他是否能继续保持当选以来可以发挥影响力的空间。”

刁大明表示,从政治空间角度来看,目前特朗普“虽然不是唯一,但依然是美国独大的政治核心”。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国际智库立场)

欢迎关注凤凰网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p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