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正文

《烟花》专题之音乐|“动画音乐”与“电影音乐”的平衡

原标题:《烟花》专题之音乐|“动画音乐”与“电影音乐”的平衡

图片来源:《烟花》动画电影原声带

动画电影《烟花》的配乐创作者,是为《凉宫春日的忧郁》《物语》系列等人气动画创作配乐和角色歌、被视作肩负“动画音乐界的现在”之人的神前晓。他用音乐表现出了剧中那种奇妙的情绪。

《烟花》原作电视剧播出的 1993 年,神前晓高考落榜,正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他在家里实时观看了电视剧的首播。

一言以蔽之,神前晓认为,《烟花》电视剧是一部令人怅然思旧的作品。当然,这部作品播出至今已经有二十多年了。然而就在二十多年前的当时,神前晓也感受到了剧中浓烈的怀旧情调。REMEDIOS 为电视剧创作的配乐同样非常优美抒情,比起配乐,更像是她作为一名音乐人的作品。电视剧的世界连同音乐一起,在神前晓的记忆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在动画电影版《烟花》里,神前晓也翻新了 REMEDIOS 为电视剧创作并演唱的主题歌《Forever Friends》。因为他认为那是一首“伟大的歌曲”,所以非常注意不要破坏原曲的印象。在此基础上,他又使用了能够融入电影正片的乐器编成。

神前晓说,《Forever Friends》是一首以“歌”为主的乐曲。乐曲以人声演唱开始,全曲人声演唱不曾断绝,所以歌声必须具备撑起整首乐曲的力量。动画版中用作插曲的《Forever Friends》是由 DAOKO 演唱,神前晓在样歌里听到 DAOKO 的歌声的那一瞬间,便放心了。

除了《烟花》之外,岩井俊二指导的《燕尾蝶》也是神前晓很喜爱的一部作品。他说,自己可以称作是“看着岩井的作品长大的”的那一代了。

在电影开始制作一年前,神前晓接到了制作音乐的委托。实际着手创作则是去年 7 月的时候。最初,他只是听到了标题和“东宝的暑期档电影的委托来了”的消息,便一直心怀期待。

开始创作之前,他拿到了大根仁执笔的脚本,并且访问了作品舞台、千叶县銚子市远郊的港镇,把握作品的印象。

关于动画版的配乐,监督们和制片人们对神前晓提出的要求是“迪士尼动画的音乐”的印象。特别是监督武内宣之特别注重音乐,有着明确的视野,在什么样的场景应该出现什么样的声音。武内监督在分镜稿上大量使用了既有的音乐,来向神前晓传达他的想法。他列出的曲目包括武满彻、马勒、拉威尔等音乐家的作品,还有《纸人》《WALL-E》等迪士尼动画的配乐。

武内监督所要求的这些音乐,都是有着浪漫派要素、音色奇妙的近代系管弦乐,梦幻美妙的音乐。而神前晓自己之前的想法,却是因袭原作中 REMEDIOS 的音乐,格局感更小的怀旧音乐。他按着自己的想法交了几首样曲上去,然而动画制作方告诉他,比起怀旧,他们更想用现代化的新观点,来描写这个幻想故事。于是,神前晓也改变了自己的方针。

在制作当中,最令神前晓费心的,是片头标题一幕的音乐。光是样曲阶段,他就提交了大约十首乐曲。虽然一度完成了,但是制片人川村元气却说还是想再改善一下。

在为《烟花》动画电影创作音乐的过程中,川村曾经说过许多次“太像电影音乐了”。当神前晓想着“电影音乐就应该这么写吧”写出曲来的时候,就经常会被川村这么说。

那么,“电影音乐”和“动画音乐”的区别在哪里呢?神前晓说,真人电影影像的信息量很大,所以为了衬托画面的信息,配乐往往会减少声音的量,或者索性就不配音乐,只在关键场景使用音乐。而动画音乐要和影像一样传达信息、补充画面的信息量。可以说,和真人影视剧相比,动画的音乐要更“多话”。

而在《烟花》动画电影版的配乐里,神前晓必须把握“电影音乐”和“动画音乐”的平衡。他一边有意控制配乐复杂程度、突出对白和画面,一边却还是用动画配乐的文法来创作乐曲,而且曲数也很多。

动画电影版“像电影”的另一点,体现在管弦编排上。神前晓上一次使用接近全套管弦乐团录音,还是在 2010 年的《凉宫春日的消失》里。配乐中竖琴和钢片琴的音色非常突出,这也是因为这些乐器的音色更适合表现《烟花》的幻想世界。

而要说神前晓自认为和画面结合得好的音乐,那就是在正片开始,典道和朋友们一起去学校那一幕的乐曲了。这一曲的灵感来自《纸人》,效仿最近迪士尼音乐那种当代化的印象,加入合成器不说,还有不少极简主义的乐句。他在这种当代迪士尼风格的基础上,又加入了日本电影的湿度,自认为平衡拿捏得不错。

而神前晓最喜欢的场景,是荠在车站换衣服的一幕。这一幕在原作电视剧里也是一大名场景,动画电影里带着些微的色气感,配合交叠的烟花,非常有幻想风味。从这一幕开始,故事逐渐进入不可思议的世界。神前晓认为,这个场景也象征了这一点。正因为是非常美的一个场景,所以他在这一幕的音乐也使出了全力。

故事的女主角夏荠,在原作和动画里有所不同。神前晓说,原作中的荠,使用的是“男孩子不懂女孩心”的描写方法,把她塑造成一个超越理解的存在。而动画版则描写出了荠内心里脆弱、寂寞的感情,还有痛苦的遭遇,使得她在作为典道眼中憧憬的对象的同时,也成为了观众可以代入感情的一个“人”。神前晓认为,动画或许是把她当成“另一个主角”来塑造的。

神前晓为动画电影版《烟花》创作了约三十曲的配乐。他认为,为了让这些乐曲能连贯起来,需要有一根核心,贯穿所有乐曲。所以,他为荠创作了一段主题旋律,对这段旋律加以不同的编曲、变奏,在全片中使用。

神前晓描述这首主题旋律说,用“太阳”和“月亮”来分类的话,他希望这段旋律是“月亮”。虽然不是最强调自己的,却又有一种存在感;虽然并不强有力,却又有一种坚定不动摇的美,再加上些许虚幻感。

当神前晓给武内监督听制作中的样曲时,武内监督的反应十分有趣。在神前晓演奏钢琴按错了键,手指的动作变得生硬的时候,武内监督却说“这里有意思”。也就是说,他是在乐曲并没有完成、还显得生涩稚弱的地方,给出了反应。

于是,神前晓在作曲时,也非常注重这一点,用钢琴摸索着写出了荠的主题旋律。虽然很多乐曲到最后都编成了管弦乐曲,但是他认为,女主角的主题还是得用钢琴,所以在写样歌的阶段一直使用的是钢琴。

在动画中,荠在荠菜田里对典道说出“我离家出走了”那一幕,观众可以听到最接近“荠的主题”的原型的乐曲。这首乐曲以口风琴的音色开始,不同乐器轮流演奏相同的旋律。

另外,神前晓认为,荠和典道在车站一幕的配乐,也表现出了荠艳丽神秘的魅力。这一场景在音乐上也是一个转换点。在这一幕之后,配合电影中幻想的色彩不断提升,乐器的编成也变得更加复杂。在此之前,音乐还是以编曲简单、乐器编成规模也较小的乐曲为主。他认为,乐器编成小、每一种乐器距离听着更近,就会产生现实感。所以到了电影后半,就必须扩大配器规模,并且营造出能包容全场的声场。

这种用女主角的主题做作品整体的主题旋律的做法,在迪士尼作品中比较常见,毕竟许多迪士尼作品自身就是围绕女主角展开的。如 Alan Menken 的《美女与野兽》,还有《小美人鱼》的《Part of Your World》,都令人印象深刻。

如果要说《烟花》这样男孩子视角的作品的话,神前晓想到的则是《新世纪福音战士》中绫波丽的主题。那部作品中有一首钢琴曲,虽然基调非常阴暗,却会让人觉得“这确实就是绫波的乐曲”。

在《新房昭之 Walker》的采访里,神前晓还提到了他和新房昭之总监督在别的作品中的合作。

神前晓和新房昭之总监督,在双方共同的代表作《物语》系列中便已经有过合作。在神前晓眼里,新房是一位胸怀宽广的导演。就算自己的想法和对方的要求有所偏差,只要提出“这样会不会更有趣”,新房监督也会灵活地理解他的想法,并且放手让他自由创作。在这一方面,和新房监督合作,非常轻松。

神前晓认为,新房作品的魅力,在于画面的时尚感。新房不只表现漂亮干净的东西,而是把有些脏的部分也截取出来,一起潇洒地展现出来,这是他作品画面的魅力。为这样的作品配乐,也非常有价值。

因为新房监督的自我色彩比较突出,所以在《化物语》里,神前晓有时候不使用普通的音乐,而是采用了比较极简主义的音乐,来烘托作品的异质感。而新房的画面,也能容许他的这种挑战。

《物语》系列动画配合作品不同女主角,会使用不同的角色歌来做片头主题曲。这种做法虽然吸引了不少眼球,但要为每位角色创作不止一首歌曲,却并不轻松。神前晓要思考聚焦角色的哪一部分,来创作歌曲。他有时反复熟读西尾维新的原作小说,有时又刻意汲取角色比较外在的部分,用不同的方式来观察角色,避免写出的歌曲过于千篇一律。

在《物语》系列里,神前晓最喜欢的角色是羽川翼。为她创作的三首角色歌《super sweet nightmare》《perfect slumbers》和《chocolate insomnia》,主题都和“睡眠”有关。三首歌曲是从比较阴暗的地方开始,从硬派阴暗的歌曲,到小憩一般的歌曲,再到好像得到了拯救一样的明快歌曲,这三首歌曲之间的连续性体现了羽川的心境变化,也让神前晓非常中意。虽然是同一个羽川翼,但是这个角色却有着立体性,可以用多个角度来挖掘、呈现,让神前晓创作起来感到很开心。

《伤物语II 热血篇》的 ED 主题歌《étoile et toi》由法国歌手 Clémentine 演唱。当初是尾石达也监督提出想要请一位能唱法语的歌手,神前晓便回应说“根据作品印象,是不是应该找像 Clémentine 那样的歌手?”。他本是顺口一提,然而发行方 Aniplex 的负责人却当场表示“那我去问问看”。原来 Clémentine 签约于 Sony Music Labels,和 Aniplex 同是索家人,于是神前晓的愿望便水到渠成地实现了。

神前晓认为,与 Clémentine 实际合作的这首《étoile et toi》,是他当初想象的为《热血篇》落幕的最佳形态的片尾曲。他是以所谓“日本人想象的法国流行乐”的印象写出这首歌曲的。虽然创作时也有注意这是 Clémentine 的歌,但是 Clémentine 本人却告诉他:“这不是现在的法国人,是想象中的过去的好时代的法国流行乐。”这一评价让神前晓感到非常高兴,他认为,这可能就是美国人想象的“艺伎”“武士”那种感觉的。总之,这是一首不做任何妥协、能够以非常理想的形态完成乐曲的作品。

虽然自己没有参与,但是神前晓很喜欢新房监督的另一部作品《魔法少女小圆》。与其说是喜欢,倒不如说是受到了震撼。能够用那种形式将人消极阴暗的部分具象成一部作品,让他感受到了创作的强大力量。

《魔法少女小圆》是在《化物语》之后播出的,Shaft 两部作品的制作周期有重合的部分。所以神前晓并没有在《魔法少女小圆》播出时实时收看。然而过了一年多之后,他听到身边人的风评,觉得不看不行,才“补习”了这部作品,受到了震撼。能够制作出《化物语》和《魔法少女小圆》这样精彩的作品,让他再度认识到新房监督非同小可。

参考资料:

  • 《SWITCH》2017年 8 月号

  • 《NewType》2017年 9 月号

  • 《新房昭之Walker》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