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女儿被父亲卖进深山竟遇到“死去”的母亲,声泪俱下

本来田三是个勤奋踏实、吃苦耐劳的人,身边有一位温婉贤淑的老婆,还有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他们共同经营着一个幸福的家庭。

后来,村子的街道上慢慢开起了供大家赌博的茶馆,田三开始不懂怎么玩,就没兴趣。在别人玩得热火朝天,废寝忘食时,他一门心思花在庄稼上。地里的庄稼收完后,百无聊赖之际,田三就跟着大伙去茶馆玩耍,就这样慢慢染上了牌瘾。

迷恋上赌博后,田三开始堕落了,每天踩准茶馆的营业时间点,按时过去报到。家里和地里的事情全丢下不管,担子全都落在媳妇七凤身上。

别人好歹有输有赢,田三却像是遭人下了咒,逢赌必输的那种。就这样,家里的积蓄很快就被他败光了。后来,他就厚着脸皮找人借。

田三充耳不闻,依然我行我素,他对赌博的迷恋已经达到一种疯狂的地步,早已不关心与此无关的任何人和事,哪怕是他的媳妇和女儿。

家里的粮食被田三卖光了,七凤陪嫁的棉絮床单和首饰也无一幸免。要不是她偷偷藏了点私房钱,燕子的学费都成问题,到时候,只能眼巴巴看着村里其他小孩高高兴兴去学校念书。

田三在外面借了太多人的钱,大家拿他没办法,只好到家里找七凤要。后来,七凤干脆带着燕子躲回娘家去。

田三跑去岳母家苦苦哀求七凤跟他回家,还当着岳母的面发誓,以后一定好好待七凤,再也不赌博。七凤心一软就跟他回去了。燕子当时正好放假,吵着要和表哥们玩耍,外婆就说:“那七凤你们两口子先回去,让燕子留下。”

田三在家待了两天,那两天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每分钟都惦记着茶馆。但是,他身上已经分文不剩,并且朋友们再也不愿借钱给他。人到了疯狂的境界,什么奇思妙想都会迸发出来。

他告诉自己:“看来七凤早起了和我散伙的念头,那我还留她干嘛,不如……”想到这里,他脸上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燕子回家时,田三一个人坐在门槛上喝闷酒,燕子向他打了声招呼,就蹦蹦跳跳往屋里跑,一会儿后跑出来问田三:“爹,我娘呢?咋没见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