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大西洋月刊》| 美国:一个恶人当政(Kakistocracy)的国家-凤凰国际智库

文章来源:法意读书公众号;作者:诺姆·奥恩斯坦

本文由《大西洋月刊》特约作者诺姆·奥恩斯坦(Norm Ornstein)撰写。他在文中提到了政府内阁官员滥用税金、特朗普违反总统道德规范、国会漠视程序规则等问题,并细数了特朗普及其团队种种荒唐的所作所为。他认为,美国如今正由最无能无德的一届政府所统治。以下是正文部分。

“恶人政治(Kakistocracy)”这个词语首次出现在十七世纪,它起源于一个希腊词汇,字面意义是指由最坏、最不择手段之人领导的政府。更广泛地说,它可以指最无能的、最令人生厌的政府。过去的一个多世纪里我们已经不再提到这个词汇,因此很少有人听说过它。

我和迪翁、汤姆·曼恩一起撰写的新书《特朗普统治下的美国(One Nation Under Trump)》中大量使用了这个词语。我们正在美国直观地感受恶人政治。最近几周,一些肆无忌惮的行为已经备受关注。特朗普内阁成员和白宫工作人员花了大量纳税人的钱包机,有些目的地通过便宜的商业交通就能到达,有时他们只是去住宅区或与家人共进午餐。除了卫生及公共服务部部长汤姆·普莱斯(Tom Price) 因一系列辱骂事件被迫辞职外,财政部长史蒂夫·纽切纳(Steve Mnuchin)、内政部长莱恩·辛克(Ryan Zinke)、国家环境保护局局长斯科特·普鲁特(Scott Pruitt)和特朗普的顾问凯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仍然在位。

普鲁特和普莱斯二人的问题十分明显。普鲁特向参议院表示,他在担任俄克拉荷马州检察长期间没有用个人邮箱账号处理工作事务。当法官要求普鲁特将邮件公开时,参议院多数党领导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立马确认了普鲁特的说法,但为时已晚,那些邮件表明他向参议院隐瞒了实情。汤姆·普莱斯在国会的时候进行了一系列股票交易,并受到了操纵股票和内幕交易的指控,但麦康奈尔和他共和党的参议院同事却把相关证据搁置一旁。类似地,在审议听证会上,司法委员会中的共和党人并未推翻、甚至是未关注司法部长杰夫·斯廷斯就竞选期间他与俄罗斯人的关系所做的不实陈述。

宪法禁止联邦或州政府将工资外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送入总统手中,但特朗普仍在要求哥伦比亚特区缴纳更多的财产税。总务管理局的高级官员未能对特朗普明显的违规行为采取行动,该机构的监察长正对此进行调查。外国政府机构人员访美入住高端酒店并安排会议和活动,其费用超过了《外国劳工条例》的规定,这还只是总统利用职权修饰门面的放肆行径之一。类似的荒唐行为还有:将海湖庄园(译注:特朗普名下产业,其就任总统后在该庄园举行多场会客和外事活动)的入会费加倍至25万美元;以“与美国总统接触的机会”为噱头,为海湖庄园和特朗普俱乐部(位于新泽西州贝德明斯特小镇)的婚礼举办场地做宣传。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与女儿伊万卡·特朗普、女婿贾瑞德·库什纳

根据新闻报道,总统的女儿伊万卡和女婿库什纳使用私人服务器和私人邮箱账号处理公务,消息披露出来后又立马转移到了特朗普家族企业服务器—他们对规则的漠视程度令人难以置信。库什纳一再没有披露他安全审查表格上的涉外合同,这种明显的违规行为再次展示了他漠视的态度。而且,伊万卡和库什纳家族利用白宫地位的所作所为,已经违背了总统的道德规范。一个有能力的、对人民忠实的国会应当处理所有这些问题,开展相关听证会并进行整治。然而,对于以上道德沦丧、滥用权力、滥用纳税人资金的问题,国会没有进行任何一场听证会。

尽管小偷般的心态和行为是可怕的,但更为糟糕的是“恶人政治”的另一面—无能的、腐败的、混乱的统治。总统在推特上冲动任性地发表意识流般的言论是一回事;财政预算预备清除天气卫星、剥夺我们应对流行病的能力、让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在网站上撤掉关于波多黎各灾情的新闻而只放出好的消息,又是另一回事。

这届政府刚上任就鲁莽地发行了旅行禁令,预先展示了他们对政府行为规范的不屑一顾。特朗普和副手们未能发行新的法案推翻奥巴马医改,于是现在正试图用粗鲁而残暴的行动破坏它。这些行动包括切断相关资金、缩短注册时间、下令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负责人否认爱荷华州的减免—这将导致许多人失去保险,或是保险费大幅提高。

国务卿蒂勒森、国防部长马蒂斯和特朗普三人之间的口角斗争尴尬至极,世界稳定因此已受到一定程度的威胁,令人担忧。上周,国务卿蒂勒森人在中国时,特朗普在推特上与北朝鲜进行外交对话从而削弱了蒂勒森的权威。此前,他还试图退出与韩国的联合自由贸易协定,导致和韩国这一重要盟友的关系变得紧张。在这之后,NBC报道称蒂勒森私下称呼总统为“呆瓜”。马蒂斯告知参议院,为了国家安全利益着想应该继续实行伊朗核协定,但总统特朗普却威胁要撤出该协定,从而降低了马蒂斯的威信。虽然以往的总统与内阁成员也有不和(如杰拉德·福特与詹姆斯·施瓦辛格、罗纳德·里根和亚历山大·梅洛),但在全球最敏感的问题上,还从未出现过如此剑拔弩张的态势。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右)

与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左)

唐纳德·特朗普竞选时承诺会像经营企业一样管理政府。不幸的是,看来他所说的企业是特朗普大学。政府行政部门有602个关键职位需要参议院批准。然而,特朗普执政已经接近九个月了,却只有142个职位已经落实,还有289个职位甚至还没有选出候选人。与从乔治·布什到奥巴马的四任总统相比,特朗普的这个记录差了很多。国务院有一位国务卿和两位副国务卿,但总数为30位的关键次卿或助卿只选出了2位,甚至绝大多数还没有提名。一批重要国家的外交大使,包括敏感国家如韩国、刚果、约旦、沙特阿拉伯、埃及、土耳其和委内瑞拉,甚至连被提名人都没有!有传闻说,蒂勒森提名了许多曾在布什手下工作过的经验丰富的人,但都被白宫人事办公室筛除了,因为他们寻求竞选早期就支持特朗普的人,而将竞选过程中对他进行过批评的人淘汰—这就将大多数在外交事务中有过任何一点经验的人排除在外了。

约翰·凯利(John Kelly)七月从国土安全部离职并到白宫就任,于是国安部至今没有最高领导人,且根本没有被提名者。几乎其他所有内阁部门或关键机构也是同样的情况。联邦应急管理局有局长在任,但提名副局长被迫取消了资格,因为传言他于布什政府期间在应急管理局利用裙带关系行事。科学类部门方面,特朗普提名的农业部首席科学家山姆·克洛维斯,是一个有公共行政学博士学位的右翼电台主持人。

特朗普提出他不需要将602个职位填满,因为有“数以百计不必要的工作岗位”。正如保罗·洛德所说的那样,管理层逐年叠加,我们的政府已经太“厚重”,让职业高级管理人员来承担政治责任是有道理的。

与此同时,总统任命人员中有上百重要职位处于空缺,政府对官僚主义表示深切不满,甚至要与高级行政人员“开战”。蒂勒森已经积极开展了疏散外交使团的工作,赶走了一批地区和管理方面的杰出专家。内政部长莱恩·齐克正在接受调查,因为他在不遵守公务员规则的情况下,将一批高级管理人员从其职位和故乡地区调离。

纽约时报报道,环保局长斯科特·普鲁特的工作日程就是与煤矿和化工公司会谈并与之共进高档晚餐,并在此之后解除对他们的管制,而他几乎没有与环保部门进行过商议。普鲁特在办公室安置隔音电话已经花费了纳税人25000美元,这种做法的必要性也令人生疑。

特朗普国际酒店

“恶人政治”现象在国会也有所体现。前文已经概述了国会在内阁成员批准程序上的问题,以及对贪腐行为的严重短视。除此之外,国会在关键时刻通过白宫的幕后操作废除了独立的国会伦理办公室;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德文·努恩斯(Devin Nunes)未通报议长保罗·瑞恩就与川普领导的白宫勾结,掩饰2016年竞选期间及之后与俄罗斯官员串通的行为。努恩斯不得不设法从俄罗斯调查中脱身,但他仍利用自己的职权影响着整个调查进程。

国会在政策过程中也表现得能力低下。尽管莱恩议员吹嘘本届总统和国会将是美国人民一生中最有效率的一届,但是新国会在成立后九个月内的表现非常糟糕。总统和议会多数党领导设立的大计划,包括废除和更改医疗健康法案、建设基础设施、在墨西哥边境建墙、改革主要税制等全都没有实现。尽管特朗普颁布的法案数量对新总统来已达平均水平,但是有重大意义的法案数量依然非常少,尤其是与乔治·W·布什和贝拉克·奥巴马相比。除了一系列狭隘的针对奥巴马政府所设规章的法案和一个加强对俄罗斯制裁的法案,大部分的法案都是无关紧要的。

奥巴马医改

而且,共和党领导尤其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已经破坏了大部分保留下来的有关发展、辩论和颁布法律的常规。国会唯一最重要的承诺是撤销并替换奥巴马医改,但其实施过程却集低效性、随意性、不规范性和异常性为一体,杂乱无章。共和党八年来一直承诺要用新方案替代平价医疗法案,但在他们占领了白宫和国会两院后,也仅仅作出了马虎而不切实际的计划。该计划由一组年老的白人男性参议员在参议院秘密起草,没有卫生委员会或是财政委员会专家的参与,也没有最了解情况的健康专家、保守派或是卫生政策界利益相关者提供建议。这个计划,以及由卡西迪和格雷哈姆两位参议员起草的更尴尬的替代计划,都遭受了各大卫生组织和供应商的反对,最后二者都因违反了商议讨论规则被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撤除。项目发起人不断向同事、记者和其他人就法案具体内容撒谎,并付出了许多愚蠢无效的努力,如向缅因州和阿拉斯加州的议员提供金钱或税务豁免来引诱他们投票。 

没能通过任何健康改革措施,也没有任何有意义的法案可以在豪华的玫瑰花园庆功宴上炫耀,这导致特朗普开始了新一轮以共和党领导麦康奈尔和莱恩为对象的辱骂,同时遭受凌辱的还有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和杰夫·弗雷克(Jeff Flake)那样的“叛变者”。最近,特朗普对参议院外交关系主席鲍勃·科克尔(Bob Corker)进行的攻击不仅荒谬且适得其反,鲍勃回应称他是缺少成人管教的不安分的总统。许多观察家正在谈论一场“共和党的内战”,其中最新的战争是由阿拉巴马州参议院初选提名了激进派罗伊·摩尔(Roy Moore)引起的。

“难道这里没有人会玩这个游戏吗?”这句话是棒球经理卡西·斯登格尔对他带领的纽约大都会队发出的哀叹,而同样的哀叹可以应用到特朗普政府及国会多数党身上,只不过境况更为糟糕:无能、贪赃枉法加上鲁莽轻率,而且风险要比棒球运动大得多。(翻译:汤心仪)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国际智库立场)

欢迎关注凤凰网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p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