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爸爸,我烧成这样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原标题:“爸爸,我烧成这样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新晚报

正在接受治疗的小刘。新晚报图

“爸爸,我烧成这样,你会不会不要我了?”几天前还在篮球场上生龙活虎的小李,如今面目全非地躺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第五医院烧伤科的病床上。他的喉咙处被切开,插着管子维持呼吸,嘴唇被烧得无法闭紧。满眼噙泪的妈妈用勺子小心翼翼地把流食放到他的嘴边,只能吃进去一点。而小李的同学小刘在另一间烧伤病房里,满身纱布,每一次挪动上药都疼得撕心裂肺。

小刘生活照。

事情源于11月18日的一次火锅聚餐。男生小李、女生小刘是高中同学,现在分别是哈尔滨市两所大学的大一学生。18日16时许,两人相约到哈尔滨市香坊区升永街一家火锅店吃饭。

他们各自点了一个小火锅。“火锅下边冒着蓝色的火苗,应该是酒精助燃的。”小刘回忆说,“火锅吃到一半时,我喊服务员添汤,可当时人比较多,服务员没在。我看服务员之前都是用一个容器添汤的,就在周围找了找,看见地下有一个类似装豆油的那种桶。我打开闻了闻,没有味道,外包装也没有什么字样,我就判断这应该是水。”小刘说,她举着桶往自己锅里倒,没想到手一滑,桶掉到桌上,里边的液体洒了一桌子,还溅到两人的身上。随后,一团火将餐桌引燃,火苗随即又扑向桌旁的两人。

小李生活照。

小李的脸上、手上、胸前都是火,有人取来灭火器朝他喷射。右手、前胸和后背也被引燃的小刘躺倒在地,有人往她身上倒水将火浇灭。二人随后被120救护车送到市第五医院。

“我是18日晚六点半听说出事了赶到医院的,说实话,当时都认不出孩子了。整个人都变形了,医生告诉我们,孩子面部烧伤最严重,肯定是毁容了。儿子当时哭着问‘爸爸,我烧成这样你会不会不要我了?’我告诉他,绝对不会,不管怎么样,爸爸都不会放弃你。”小李的父亲痛苦地向新晚报记者回忆。

经主任医生邵铁滨诊断,小李烧伤深二度10%、三度10%,暂未完全脱离生命危险。“小伙子很坚强,每次换药、治疗从没听他哭过。”

小刘面、颈、躯干、双上肢火焰烧伤二度、三度,约14%烧伤创面。“餐桌附近那个桶里装的是什么我们至今也无法确定,但从洒出来能立刻引燃猜测,应该是可以助燃的液体。这么危险的东西没有任何标志,就放在客人随手能拿到的地方,怎么能确保安全?”小刘和家人质疑。

新晚报记者从香坊消防大队了解到,目前涉事的饭店因存在消防隐患已被查封。消防部门正对小刘当时倒出的液体进行成分鉴定,起火原因正在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