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李迅雷:中国一枝独秀不会再现了 美国更值得看好一些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

凤凰网财经讯 “现在处在一个收缩阶段,本质原因还是放的过松了,中国的商业银行扩张过快了。央行稍微给点阳光,他就非常灿烂了。一线要收紧,确实对我们实体经济带来很大冲击,所以,这轮中国还是属于金融周期跟经济周期处在双下行的阶段。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在“《财经》年会2018:预测与战略”上表示。

他表示,过去我们经常很自豪的说,出现次贷危机也好,亚洲金融危机也好,中国一枝独秀,现在来看,可能一枝独秀这么一个美好不会再现了,美国更值得看好一些。

李迅雷认为,全球经济处在一个复苏过程,但复苏是因为过去低迷形成的反弹,靠量化宽松、靠中国经济的巨大投资拉动,这种动能在明年会出现一定程度的衰减。他对明年全球经济不会过于乐观,但也不悲观。

以下为李迅雷发言实录:

李迅雷:很荣幸能够参加这么盛大的会议。我对宏观经济和全球经济的判断,建立在对中国经济判断的基础上,因为中国经济是全球经济的火车头,2016年中国经济增长对全球GDP的增长贡献,大概要占到40%,2017年估计30%左右,总体还是比较大。所以,我们不能够抛开中国经济来谈全球经济。基于这一点,我认为明年的中国经济可能增速会略有回落,当然回落幅度也不会太大。全球经济复苏还是能够延续,如果中国经济走L型,全球经济明年还是走L型的概率更大一点,基本上增速跟今年持平。这是第一。

第二,要考虑2017年的这轮谁是火车头。我们讲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当然是最大的,但它不是一个新增部分,原先就大,2017年经济贡献是减小的,虽然中国的GDP比2016年增速要上升,可能最终公布的2017年的GDP是6.8%或6.9%,去年是6.7%,全球经济的贡献美国要大于中国,应该说2017年的火车头是美国,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在2017年在货币政策上面还是维持中性,没有进一步收紧。一个国家复苏强劲不强劲,主要看它货币政策有没有反映,财政政策有没有反映出来,美国是加息,说明美国经济的复苏是真复苏,中国经济的回升,如果扣除净出口,中国的实际GDP可能是6.6%、6.7%的水平,如果去年把出口负增长的因素扣除掉,去年应该是7.2%,这说明中国经济今年反而比去年有所走弱的,美国经济应该是走强,欧洲经济也是好于预期。当然中国增速比美国要好,虽然比美国要好,但是火车头还是在美国。明年考虑到中国的基建投资会回落,对全球经济可能会进一步缩小。

讲到黑天鹅,我想到资产价格的问题,有一句话叫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这个晴雨表会不会反应提前,如果中国经济走L型,资产价格会不会出现率先表现。大宗商品今年走势相对来讲反弹,明年是不是大宗商品会走的偏弱一点。

总体来讲,全球经济还是处在一个复苏的过程当中,但是这个复苏是因为过去的低迷形成了一个反弹,也是很正常的,也是我们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中国经济的巨大的投资来拉动的,而这种动能可能在明年会出现一定程度上的衰减,我不是过于乐观,但也不悲观。

李迅雷:金融周期跟经济周期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觉得应该是分门别类。首先,金融周期是因为应对经济周期而生的,否则为什么金融要收紧要放松呢,就是因为经济在衰退或上升。美国是非常明显的,我也非常同意前面王局长提的观点,美国经济是个真复苏。但为什么QE搞三次呢?就是因为美联储跟美国央行之间的配合是不默契的,美联储想放松,美国商业银行并不这么看好,所以就不敢放松,直到后来真的复苏了,他也放松了。他是比较弱的金融周期,明显的从放松到收紧。欧洲的话,确实是比较弱的,现在还处在放松阶段。而中国,金融周期在中国表现是最典型的,往上走放松,到现在的收缩。但是,现在处在一个收缩阶段,本质原因还是放的过松了,中国的商业银行扩张过快了。央行稍微给点阳光,他就非常灿烂了。一线要收紧,确实对我们实体经济带来很大冲击,所以,这轮中国还是属于金融周期跟经济周期处在双下行的阶段,过去我们经常很自豪的说,出现次贷危机也好,亚洲金融危机也好,中国一枝独秀,现在来看,可能一枝独秀这么一个美好不会再现了,美国更值得看好一些。

李迅雷:其实要预测黑天鹅几乎是不大可能的,按照逻辑推理出来的黑天鹅都没有发生,比如今年年初,都担心特朗普新政会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结果还是很温和,中国反而出口增长,今年出口比预期的要好。我们可能要回顾一下,在2015年的时候,是大家最紧张的时候,担心2016年可能是中国经济最坏的一年,而美国经济那时候也是比较脆弱,虽然在复苏过程当中。我还是讲资产价格会不会出现黑天鹅,还是有可能,但不是一定会发生,只是说,如果有黑天鹅,是不是资产价格会出现一轮的回落调整,回落调整的初因是什么呢?比如2016年的8月份跟2016年的1月份,两次欧美股市大跌,都是因为人民币的贬值,人民币8月份的汇改加上1月份的人民币再度贬值,引发了全球资产价格的下跌,明年会有什么因素来触发资产价格下跌因素,不清楚,但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往往是,大家都认为没什么问题的时候,问题出现了。当大家非常担忧会爆发危机,会引发一些资产价格的下跌时,不一定会发生。我对通胀倒不担心,每年年底大家都担忧通胀,资产价格可能性更大一点的,毕竟全球的资产价格上涨,从次贷危机到现在为止还是涨了挺多。

提问1:我是来自长江商学院的,您刚才一直在讨论黑天鹅发生的机率有多少,我想问一下灰犀牛发生的机率有多少?

李迅雷:国内和国外的资产价格调控的问题,现在我们是通过监管,通过多种人为来控制资产价格,这方面一旦失衡,还是要考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