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 / 正文

PK赫本和梦露,你觉得同时代的她们能赢吗?

  ”

  每当提起四五十年代的icons,基本都是不经大脑就能脱口而出的奥黛丽·赫本、玛丽莲·梦露。

  虽然经典,但是总被大家“嚼不烂”似的的拿来聊有时也让大家对“赫本、梦露美”疲到免疫的时候,况且在这样一个出美人、才人的五六十年代,我们是时候再开辟些“新大陆”了。

那今天咱们就来看看,除了赫本、梦露,还有哪些五六十年代icons的人生过得同样精彩又漂亮!

  1

  Bettina Graziani

  「1925-2015」

  对于Bettina Graziani ,前Vogue时尚编辑Bettina Ballard就在1960年的自传里评价道:“Bettina Graziani,法国出生的封面女郎,不仅受到编辑和摄影师的喜爱,每位男士都梦想和她见面”。设计师们也喜欢到不吝啬高评价:“优雅和巴黎精致的象征”。

▲对她不熟悉?那人尽皆知的这枚Dior 40年代 New Look系列大片总能让你对她“一见如故” 。

  圈内人士都称呼她为第一批全球超模里的巴黎红发女郎,还曾被公认为“法国最受瞩目的女人”,“法国第一位supermodel”;霸屏了四五十年代的时代杂志封面和广告的她,毋庸置疑,成功入列当时收入最高的模特榜单。

  你只看到了她光鲜的一面,却不知她的人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一帆风顺。1925年出生于法国诺曼底的Bettina,儿时便遭受了父亲的抛弃、只能和妈妈承担起这个家,第二次婚姻也因丈夫Aly Khan王子的丧生而结束。好在上天在给她关上一扇门,却给她开了一扇窗——事业上的成功。

  “我们没有钱。 我们必须学会清理和烹饪,这是可能发生的最好的事情。”

  ——Bettina

▲Aly Khan王子和Bettina

  成为supermodel,她富有表情的面孔就是一张VIP入场券, "一瞪眼、一嘟嘴、一扬眉“就能定格大片画面。

  但你以为模特事业的成功就只靠美皮囊?那五六十年代的美人胚子多了去了,这可不够;她在时装圈“摸爬滚打” 地向前走才更精彩。

  原本想做一名服装设计师,却阴差阳错地做起了模特,努力的路上总是一点点向梦想靠近,在1952年Bettina与纪梵希创始人 Hubert de GIVENCHY一起促成了纪梵希的第一个collection,而且这个系列还以她的名字“Bettina Graziani ”命名。

  她作为宣传总监推出纪梵希的这第一家设计公司。

▲平常穿着的秋冬单品以基础款为主,没有任何装饰的针织衫居多,特别是高领款式。

  和纪梵希结下缘分之后,后来Bettina的工作重心也转向了幕后,这次的她更多的是为模特服务,但是她愿意,和纪梵希先生一起工作,她觉得离自己的梦想更近。

  Bettina 是纪梵希的第一位灵感muse,虽然奥黛丽·赫本和纪梵希有长达40年的友谊,但Bettina则更早于赫本。俩人完全不一样的风格:Bettina更开阔的五官、短发行头、 更偏向于中性style,而奥黛丽·赫本则代表了更女性的优雅。

▲剪裁利落的外套也会穿,很衬她的气场。

  从来没有一种坚持会被辜负。不论生活多么的千疮百孔,她把自己的人生过得很精彩。除了和纪梵希的这段世纪缘, Bettina作为演员出演了法国电影「1984年的Bete Balanco、1994年的La folie douce」, 甚至还写过诗歌,创作过音乐。

  法国前文化部长Frédéric Mitterrand告诉她:“你成为法国某种时尚观念的象征”。而且也有人说 2010年,她被任命为法国艺术和文学指挥官。

▲左图:现身自己的回忆展

  Bettina Graziani 虽然有着不幸的儿时经历,但靠着自己的优势和努力,依然从普通人变成四五十年代“法国最受瞩目的女人”,这样一个多才多艺,有梦想的Bettina人生注定是精彩的。

  2

  Anna Karina

  「1940- 」

  即使你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看到妆容你也能记起这位idol。猫眼妆配黑色睫毛的烟熏妆,就是Anna的经典妆容。

直到现在也还有很多时尚人士向她的猫眼妆致敬,比如咱们常提到的时尚博主Jenny Walton。

除了妆容,很多人也会模仿她的经典look:灰色膝盖长裙,红色紧身衣,针织衫,开襟衫和风衣。

  曾把Anna当做自己灵感muse的Chanel也说过:“Anna自然而率性的穿衣风格代表着新古典主义与经典法式风格的融合。她富有青春活力,经常身着醒目的格纹A字裙,搭配平底鞋就能散发出法式的文艺格调,个人风格相当强烈。”

  出生于丹麦的Anna,18岁时独自一人闯荡陌生的巴黎,在一家名叫Deux margots咖啡馆外被星探发现才开启了自己的模特路,很快又与Coco Chanel相识,也是在此时被coco赐予了"Anna Kari "这个名字(原名:Hanne Karin Blarke Bayer ),与香奈儿的结缘大大提升了她的品味,很快就成为一位超级名模。

  后来之所以能在以后的路上风雨无阻,成为导演以及多位设计师的灵感muse,还要多亏了她的「7年期」老公Jean-luc-godard导演的“提携”。

  他俩的结缘也是源于Godard对她的倾心。无意间,Godard看到了Anna给高露洁拍的一个广告,一眼相中了她,想让她出演《Breathless》,但因为其中的一个裸体镜头,她放弃了。不过一年后Godard还是成功让她成为了他的妻子。

  虽然因为Anna怀了第一胎因孩子没保住,他俩的感情越来越淡而只维持了7年时间,但是在这7年时间里Anna一直是Godard电影里的女主角,不同角色不同风格~

  其中,《女人就是女人》中的小主妇,《随心所欲》中不甘堕落的风尘女,《局外人》中不谙世事的女学生,《阿尔法城》中迷茫无助的“机器人”角色都成了经典,

在几十年后的今天,仍有众多影迷喜爱《狂人皮埃罗》。

▲《狂人皮埃罗》剧照

  和Godard在一起的这7年,助她成为法国电影新浪潮中的icon,电影中的形象多变,长短发、不同风格都能驾驭。

  与Godard合作,Anna会比在私人生活中更充分地利用镜头,来创造一个自己的想法,她并没有成为她所扮演的角色,而是融入了自己的个性在里面。

  Anna也是一枚多功能的idol:除了是一名模特,人家歌手、演员、导演,多种身份傍全身,妥妥的"斜杠青年"一枚。

  10岁的时候,有一次在 Count Basie音乐会上,Count Basie病了不得不离开舞台,问有没有听众可以加入,安娜就选择了登台。2007年自编自导了一部音乐公路电影《维多利亚》。

  有实力的女人自己也能活地游刃有余,即使离开了最助力的Godard,Anna的人生也能很精彩,现如今依然还活跃在各大电影节。

  3

  Twiggy

  「1950- 」

  Twiggy,同Anna Karina一样,都是先因为识别性的妆容而被大众熟知。而Twiggy的妆容是更夸张些的经典娃娃眼妆:长长的假睫毛(尤其是),眼妆以及紧密的发型。

  但是伦敦出生、16岁(1966年)去了巴黎的Twiggy,更是被时装圈形容为“Twiggy,the face of 66”—最能代表60年代的面孔。

  再加上她「只有82斤体重,顶着一头短发、瘦小」的这一形象更是颠覆了50年代对于美的标准—高挑性感。

长在60年代的Twiggy,也有着这个年代叛逆的心,不顾别人的眼光,特立独行,从不循规蹈矩。

  她是第一个按小时收取高额费用的模特,打破50年代的性感、X曲线的审美标准,年轻时候的她“玩起来”很带劲:

  雌雄同体的她不打造蜂腰型X曲线,喜欢穿直筒裙、迷你裙、裤装,并掀起了一阵时尚风潮。

  革命性地用吊带背心代替内衣,解放身体、更自由,这种穿法对于当代的一些保守girls来说都是不敢尝试的。

佩戴各种夸张的大耳环,

还拿男士领带来玩时尚。

走Mod style风,并将Mod裙单穿带火到全球。

  Twiggy这一叛逆形象风靡了那个时代的欧洲与美国,所引领的潮流影响至今,Kate Moss 刚出道时就被称作Twiggy的翻版。

  Twiggy对于时尚潮流风向的影响无疑是其人生的一个“大手笔”,对于只做了4年模特的Twiggy转行进了演艺圈。1971年的《The Boy Friend》助她拿下了金球奖最佳女主角。

  到现在,她依然是时尚idol,代言并和M&S出了联名款,而且她在广告上穿的衣服都会在几天内卖光。对此,她说:“这很有趣,因为现在老年女性非常时尚。 “

  对于 Twiggy 来说,人生经历没有多大的起伏,但是在时尚风潮变革的路上却坚持自己的风格、不被同化,这就是她人生中最特别的精彩;而后期对电影的痴迷与取得的成就也让她的后半生更有价值。

  总之,Bettina Graziani 、Anna Kari、Twiggy都算的上当代的“斜杠一族”,不论人生是否如意,但她们的人生都过得精彩,无怨无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