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新三板公司杀猪一年收入接近14亿元 一分钟宰三头


古有庖丁解牛,今有“公准解猪”,但游刃有余的刀法却已换成了财报注水的魔术。

在距哈尔滨215公里的黑龙江小城海伦,有一家挂牌新三板的生猪屠宰厂,只做杀猪这一件事,年收入规模接近14亿元,多年净利润均超过1个亿。这家屠宰厂只有一条用了十多年的老旧生产线,而从财报粗略估算,其屠宰效率却能达到每分钟三头,功夫可谓“出神入化”。这家公司名叫公准股份。

还有更多数据令人匪夷所思:公准股份凭借单一的业务,却获得了远超双汇、雨润等业界前辈的毛利率,三项费用率不到同行的十分之一;公司账上常年趴着6亿元现金,不做理财只拿活期利息,但老板却连质押贷款都还不上。

近日,上证报记者远赴公准股份所在地调查,眼前的景象与年收入十多亿元的“大公司”相去甚远。厂区大门紧锁,进出者寥寥,“公准”品牌在海伦当地农贸市场的占有率和知名度也都与企业靓丽的财报落差明显。记者辗转找到多位公准股份的供货商与客户,他们都否认了财报上的业务往来规模,金额差距少则几倍,多则数十倍。更有供货商反映,公准股份已拖欠货款逾百万,海伦当地的多家供货商已不愿送货。然而,在半年报中,公司应付账款科目记录的却是0元。 

产值大户却遭券商抛弃

买猪-宰猪-卖肉,公准股份所处行业虽不起眼,财报却一直“亮眼”。公司从2014年挂牌新三板以来,净利润连年过亿,营收更是在10亿规模,且稳定增长,这种体量,对海伦市来说可谓举足轻重。

以2015年的公开数据为例,公准股份年报显示:公司当年营业收入11.96亿元,净利润近1.08亿元。而海伦市2015年的地区生产总值为124亿元。也就是说,公准股份一家企业就“贡献”了海伦全市将近十分之一的产值。

尽管“富甲一方”,但公准股份在资本市场的处境却不怎么好。多家做市商相继离去,公司股票只得变回协议转让;财报审计关难过,2016年年报拖了一个多月才勉强披露;监管部门介入,证监会已于今年10月对公司及其控制人和多名董监高正式立案调查。

今年4月10日,主办券商华安证券提示风险,称公准股份原审计机构不再对公司进行审计,新的会计师事务所尚未聘请,公司可能无法按时披露年报,且现场核查发现公准股份经营存在不确定性。4月11日,公准股份放量暴跌52%。至4月28日停牌前,公司股价仅有1.4元/股,市值仅剩3.25亿元,较历史最高点掉落88%。必须一提的是,近期该公司股价又被数万资金用协议转让方式尾盘拉升,使得市值虚增到69亿元,但投资者其实还是无法出逃。

眼看着6月底再无法披露年报就将面临摘牌风险,公准股份终于在6月22日发出了这份年报:2016年,公司实现收入13.9亿元,同比增长16.5%;净利润1.1亿元,同比增长6.6%;年底货币资金6.68亿元,超过绝大部分新三板公司的年收入,仅在手现金就是当时公司市值的两倍。

虽然业绩稳定增长,“嗅觉灵敏”的做市商却相继离去。公准股份最多时拥有七家做市商,包括东兴证券、山西证券、中银国际、上海证券、华安证券、华融证券、浙商证券。近两年间,东兴证券、浙商证券、山西证券、中银国际等纷纷退出。今年10月底,公司因做市商已少于两家,不得不由“做市转让”变回“协议转让”。

一个产值大户,为何被做市商和审计所接连抛弃?

财报数据“太好”疑点丛生

细看公准股份的财报,与行业相关公司比较就会发现一些指标令人匪夷所思。

首先是毛利率,公准股份的毛利率堪称屠宰界“赚钱能手”。2016年,行业老大双汇发展的屠宰业务毛利率为5.48%,雨润食品的毛利率是4.24%,顺鑫农业的屠宰毛利率为2.99%,与公准体量相近的得利斯的冷却肉及冷冻肉业务毛利率2.23%。从整个行业看,单一的屠宰业务的毛利很薄,且呈现明显的规模经济。而公准股份的冷鲜肉及冷冻肉业务的规模略大于得利斯,远小于双汇发展和雨润食品,竟能够实现8.19%的毛利率,可谓商业奇才。

再看三费(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公司同样“技高一筹”。公准股份2014年的三项费用率为0.62%,2015年降为0.3%,2016年仅为0.22%。而上市公司同行中,得利斯的三项费用率稳定在11%以上,双汇发展稳定在6.6%以上,新五丰则在6%以上。

另一个反映赚钱能力的指标是固定资产周转率,是指每单位固定资产能获得几倍的销售收入。2016年,得利斯的固定资产周转率是1.79,双汇食品是4.44,雨润食品是1.23,新五丰是2.91,而公准股份达到了惊人的37.82。

会赚钱、还很省钱,这是公准股份财报给人的一大印象。2014年至2016年,公准股份的货币资金分别为4.28亿元、6.61亿元、6.68亿元。然而,公司2014年至2016年没有任何理财收入,只有利息收入,三年分别为96万元、159万元、213万元,年利率约为0.3%。对此异常情况,公司也承认,他们拿着大笔的现金,却只在银行存了活期。

单看账面数据,公准股份应该是一家极有钱的公司,但其老板却连股权质押贷款都还不上。

2016年8月,公准股份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韩义文向北京恒泰普惠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质押股票4211.81万股,占总股本的18.13%,质押借款6000万元。今年4月26日,由于公司股价低于补仓价2.27元/股,韩义文配偶晁烨(也是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又增加质押990.8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4.27%,两人合计质押股权22.40%。该笔借款到期日为8月15日,但是截至10月17日,借款尚未还清。

异常的财报也引起了监管层关注。全国股转系统对公准股份2016年年报下发了问询函,公司在回复中进一步透露了其日均屠宰量、猪肉平均售价、月度货币资金等数字。由此,更多的矛盾点在记者的调查中展现了出来。

结合公司披露信息及公开数据,记者算了一笔账:2016年公准股份猪肉的平均销售价格为20.65元/公斤,生猪出栏体重平均为110公斤,出肉率70%。由此估算,公准股份2016年冷鲜肉及冷冻肉业务收入13.8亿元,如果这些猪都是公司自宰的,则意味着一年要屠宰约87万头猪,就算公司333名员工全年无休,每天工作12个小时计算,也需要每分钟宰杀3.3头猪。

“目前国内先进的全自动屠宰生产线可以达到这个速度。”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但是公准股份2014年的转让说明书中披露,公司仅有一条购于2005年的屠宰生产线,成新率仅24%,2014年的账面净值为17.3万元;此后的年报中,公司并未披露购置过新的机械设备。“一条老旧的生产线,意味着其余都要靠手工屠宰,如何能做到这个速度?”上述人士质疑。

对此,记者致电韩义文问询,对方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个人不接受电话采访。”随即挂断了电话。

调研过公准股份的一位券商也表示,其参观公司时,只看到一条生产线,尽管该生产线屠宰速度很快,但显然是支撑不起该公司十多亿的收入的。

供货8000万还是200万?

由于公司的主要供应商和客户都是自然人,查找公开资料几乎无迹可寻;另一方面,由于屠宰行业免征企业所得税,从税务口径核查公司收入也存在困难。但多种迹象表明,公准股份的财报真实性需要打上大大的问号。

近日,记者赶赴位于海伦的公准生猪屠宰厂,并且辗转找到了公司的多位供应商和客户,情况令人震惊。某位公司财报中供货金额达8000万元的供货商,竟称其实际交易金额还不到200万元。

先看年报,2016年,公准股份向前五大供货商的采购金额分别是:柴大伟8923万元、张丽娟8692万元、杨宏海8353万元、张国海8283万元、武立国7955万元。2015年,公司的前五大供货商是:柴大伟8537万元、张丽娟8121万元、张国海7807万元、杨宏海7412万元、武立国7080万元。

在海伦市最大的农贸市场,记者找到了一位要求匿名的前五大供货商的亲属。其告诉记者:“公准近两年经常拖欠我们货款,而且不止欠我们一家,海伦还有四五家常年供货商也存在被拖欠货款的情况。”据其估算,欠款合计在数百万元以上,“现在本市的几家供货商都不愿意送猪了,公准只能去更远的地方进货。”

然而,在公准股份的财报中,截至2017年6月底,公司负债总额仅有81.35万元,应付账款(全部为货款)更是为0。

在供货商眼里,公准股份并不像年报中那么财大气粗。“这两年公准每年都有几个月几乎停产。本来说好的进货价,我们送猪过去的时候,公准经常会在到货时临时压价,如果不同意,他们就不要了。”上述匿名人士称。

记者在当地获悉,海伦市内做收猪生意的,规模普遍在几千万元以内,财报上的前五大供货商基本都在海伦本地,年供货七八千万元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仅上游采购金额虚高,公准对下游客户的销售额也同样存在夸大嫌疑。2016年年报中,公司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分别为:张秀玲1.09亿元、刘有军1.01亿元、魏吉良1.00亿元、杨亚玲9667万元、宫海波8039万元。记者了解到,其中某客户每年对外的总销售收入不过5000万至6000万元,而且货源不止公准一家,平常进货渠道主要是金锣、雨润等其他品牌,进公准肉品的比例最高时也不超过60%。如此计算,公准股份披露金额与之相比已成倍夸大了。

农贸市场上多个曾在公准进货的猪肉贩还告诉记者:“公准的猪肉寥寥无几,还经常出现订完货拿不到货的情况。”商家更多地还是从双汇、雨润等大品牌进货。

还有一位猪肉贩告诉记者,该店年进货金额不超过3000万元,从“公准”进货只占其全年进货量的三分之一,也就是不到1000万元。在他看来:“在海伦市的猪肉贩,别说一年进货一个亿了,大于5000万元的都很难找。”

巨额对外投资有何玄机

那么,公准股份的生产现场是什么情况呢?在一个工作日的上午10时,记者来到公准股份生猪屠宰厂时,厂区大门紧锁。门卫表示:“近期老板都不在这里,管事的人也不在,厂里只有工人。”据了解,每日下午4点半通常是客户来运屠宰后的猪肉的时间。

记者下午4点多再次来到工厂时,见到一辆大型冷鲜车正在搬货。工厂工人告诉记者:“今天一共卖出了600套猪肉,这还不是旺季,春节前后最多一天能卖1200套。”

如果工人的话属实,那么公准股份一年的销售额是多少呢?记者粗略估算,公准股份称其2016年猪肉销售均价为20.65元/公斤,每头生猪平均重110公斤,出肉率70%,以猪下水与猪肉同等价格来算的话,每天卖出600套至1200套,则意味着公司一年365天的销售收入为4.97亿元至9.95亿元。而公司2014至2016年财报上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48亿元、11.96亿元、13.94亿元。

如果多年都如此虚增收入及盈利,目的又是什么?

融资?2015年3月16日,公准股份获得深交所的《中小企业私募债券发行备案的通知书》,公司非公开发行面值不超过4亿元的中小企业私募债。2015年11月,公司以15元/股定增募资1.5亿元,称是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除了韩义文等公司原股东之外,新进的六名投资者的认购金额为7050万元。

别忘了,公司账上还常年趴着6亿元现金没用,放在银行收活期利息。那么,公司到底有钱没钱?

公准股份还有个动向值得关注。近两年,公司对外投资突然上了规模。2016年9月,公准股份改变了1.5亿元定增募资用途,掏了7500万元收购海都集团魏波手中的黑龙江省七合畜牧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七合畜牧”)84.36%股权;还将剩余7500万元投给七合畜牧作为后续建设资金。

主办券商华安证券及时提示风险称:七合畜牧尚未取得土地使用权证和房产所有权证,目前仍处于建设阶段,尚未开展生产经营活动;且标的公司未经审计。根据七合畜牧未经审计的财务报表,截至2016年8月31日,其总资产为8925.40万元,其中在建工程8774.16万元,负债3009.30万元,所有者权益5916.10万元,2016年1至8月仍处于亏损阶段。

在券商提示风险后,2016年12月30日,七合畜牧将公准股份后续投资的7403.16万元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予以归还。

钱暂时还回去了,但后续又以其他名义倒了出来。今年5月11日,七合畜牧与中跃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黑龙江分公司签订了《养猪场工程施工承包合同》,次日,公准股份董事会通过了《养猪场承包合同》的议案,当天公准股份将7500万元募集资金又转账至七合畜牧。根据公准股份提供的合同文件,该合同工程预付款7500万元,七合畜牧已经于5月16日将7500万元支付给中跃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黑龙江分公司作为工程预付款。

此后,公司在6月1日再次公告要变更募资用途,将1.5亿元定增募资全部用于七合畜牧的固定资产建设。

有长期关注该公司的人士分析:“高额对外投资中不排除也存在水分的可能,或许又是公司为抹平账务虚报的资金出口。”

财报数据漏洞百出,供应商与客户否认数据,销售规模有悖于常识,主办券商屡屡提示风险,公准股份的信息披露可信度还剩多少?“解猪神功”还能撑多久?随着证监会对公司及其部分高管立案调查,相信在不远将来,真相应该能大白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