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NBA / 正文

NBA的罚球千奇百怪,有人深蹲,有人飞吻,有人竟嫌离篮筐太近

去问任何一个优秀的罚球手,他们都会同意:一套固定的习惯动作非常重要,不管它看上去有多奇怪。

雷吉·米勒罚球之前,球要慢拍六下,像抚摸小狗那样,然后再抬头迅速出手;杰里·斯塔克豪斯要屈膝深蹲,好像在上瑜伽课一般;理查德·汉密尔顿出手前,要往右边拍一下球;吉尔伯特·阿里纳斯要拿球绕身三圈;史蒂夫·纳什则要先模拟一遍罚球动作,再把球要到手里。

【斯塔克豪斯的深蹲罚球】

有些人在罚球时,喜欢传递一些讯息。杰夫·霍纳塞克用右手摸摸右脸,是在向自己的孩子们问好。杰森·基德先来个飞吻,那是献给妻子的爱意。

卡尔·马龙则在出手之前,口中念念有词,但他拒绝透露自己念的是什么——1997年,《盐湖城论坛报》特意请了两个会读唇语的高手来破译,结论是,马龙在跟他儿子(也叫卡尔)说话,说的是:“这是献给卡尔的,卡尔,我的宝贝儿子。”

从数据来看,马龙“念咒语”这一招还挺管用。在他建立这个习惯之前,罚球命中率只有54.8%;而拥有这一习惯之后,命中率提升到75.7%。考虑到他是NBA历史上罚球次数最多的球员,这项技术的提升意义重大,因为他由此多拿了2560分(克里斯·达德利16年职业生涯,一共才拿这么些分)。

【卡尔·马龙在罚球时总是念念有词】

有些人罚球,不惜违背罚球本身的惯例。

比如尼克·范埃克塞尔和拉希德·华莱士,有时嫌罚球线不够远,会多往后站一步。

再比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巨星哈尔·格里尔,每一次罚球都像是跳投。

有些球员很享受罚球——雷·阿伦就说,当他投篮手感不佳时,会尽量争取罚球机会,因为“这能让身体平静下来”。

另一些球员却很排斥罚球——“我不喜欢站在那儿,”丹尼斯·罗德曼曾说,“被太多人盯着了。”

更有甚者,痛恨罚球到了宁可离场的地步。

【本·华莱士在为活塞队效力时罚球】

2009年1月的一场比赛,第四节,凯尔特人队开始故意对骑士中锋本·华莱士犯规,大本职业生涯罚球命中率只有41.7%。他走上罚球线,第二球故意罚出“三不沾”,这样场上立即死球,他才能马上被教练换下,以避免再次被对手“砍”。

大本告诉《克利夫兰诚信商报》的布莱恩·文霍斯特:“我可不想整晚都站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