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正文

论欧盟的未来:熟悉和不熟悉的已知以及不熟悉的未知

第三个问题超出了政治的能力范畴,触及整个社会:与煤钢等经济价值相等值的社会价值是什么?基于这一社会价值所形成的欧盟统一社会,其基石比布鲁塞尔大门口有组织的各行各业利益更多,或者是持久不断地呼吁走近民众。只有当欧洲范围内建立各大协会,各式各样的功能性利益组织,包括由学者组成的各专业团体;当欧洲的公法电视台里播放着全欧盟范围内的脱口秀;当欧盟组建一支奥林匹克运动队,运动员站在各自国家的国旗后面出现在2020年的东京或是2024年的巴黎奥运赛场上,同时跟在一面欧洲旗帜后走入赛场,这样人们才会考虑欧盟税。欧盟各政党才能有效运作,才能迫切推出一部令人信服的欧洲宪法。欧洲选举法现在已经可以统一,并为长期目标做准备工作。下一届欧洲议会选举前期,可以做一次测试,观察欧盟27国的国家政策是否认真考虑开启欧盟新的篇章。

《白皮书》引发的讨论虽然来得有点迟,但影响深刻,效果甚远。美国棒球明星尤吉·贝拉(Yogi Berra)有句名言叫,“不到最后不算终结”。欧盟的未来道路虽布满荆棘,但只要大家不断为欧盟的发展机会而努力,欧盟的政治不会仅仅是危害控制和危机管控模式,欧盟的未来依然令人振奋。

(本文原文为德语,系作者专门为中国读者撰写,由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毛小红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