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正文

论欧盟的未来:熟悉和不熟悉的已知以及不熟悉的未知

欧盟原则和目标设定中的许多概念源于欧洲日子好过的年代。即使这些概念和政治目标没有准确的定义,人们也很容易达成一致,且无约束力。这就造成,货币联盟虽早已建立,但人们对货币联盟持久稳定的前提条件从未做过周全的考虑。欧盟统一的货币政策和不统一的经济和财政政策之间存在系统性问题,这是欧盟多年来危机接踵而至的原因。

此外,欧盟内部边境虽已取消,但没有设立外部边境,也就是说,保障内部边境自由的必要条件缺失。因此,当突如其来的从未有过的巨大移民/难民压力落到欧盟头上时,一方面,在获得多数支持的各类决议中,移民/难民“无害论”被信以为真;另一方面,政府没有对事情的因和果给出真诚的解释。两者之间存在沟壑。我们早就知道,在12万难民分配问题上,就问题本身的规模而言,欧盟内部起争执实际是超现实的。长期以来,危害控制和危机管理主导着欧盟经济和货币政策,现在延伸到移民和难民政策上。

三、决定欧盟下一阶段发展的政治议题

决定欧盟下一阶段发展的政治议题可分为三大板块。

其一,熟悉的已知。

首先是发展欧洲经济政府。欧盟必须做实做强货币联盟,才能更好地应对下一个危机。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建立欧洲共同的经济政府,对法国来说这是一个战略性问题。而对德国来说,共同的经济政府更多意味着德国必须放弃过去这些年充当的最低限度角色。德国在欧盟的地位将随着英国脱欧而被削弱。

在此背景下,欧盟的任务在于建立德法平衡,因为德国在欧盟的准霸权地位并无益处。欧盟内部结构如何组合,明年可见分晓。这些议题已摆上谈判桌,其中包括设立财政部长、欧洲货币基金、欧元区预算、议会式管控在内的多个优先项。

关键的一点是,欧盟不能再进一步扩大欧元区国家和非欧元区欧盟国家之间业已存在的不对称,而是要努力消除这些不对称。需要优先解决的问题是,加强南欧的竞争力、促进投资和就业。这一点只有在欧盟强大并予以足够重视的情况下才能做到。结构基金和聚合基金是否可以由除投资基金以外的公私合营模式(PPP)这一更好的方法来替代,尚有待检验。(结构基金全称为“欧洲结构和投资基金”[ESIF],主要任务之一是支持落后地区或产业衰退地区的经济发展与产业结构调整。聚合基金[Cohesion Fund]又译“团结基金”,主要用于支持人均国民收入低于欧盟平均值90%的欠发达地区的大型发展项目建设。——译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