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刘鑫和陈世峰的心理学画像:情感淡漠与自恋暴怒|江歌 刘鑫

null

原标题:刘鑫和陈世峰的心理学画像:情感淡漠与自恋暴怒

病态自恋者无法爱人,不能给予他人爱,遇上这类人,不要试图改变他们,远离就好。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翠红

江歌案近日再度引发关注后,各方观点激烈交锋,大多在评判是非对错。

相关当事人之间为什么有如此的言语、行为,从心理学角度去还原、理解的不多,道德评价不少。

道德评判在下结论,至于我们怎样理解一些匪夷所思的行为(违法犯罪的、不道德的),从而规避风险,我们更需要还原各人行为的心理。

江歌遇害全过程,陈世峰是犯罪嫌疑人,刘鑫是重要当事人。陈世峰角度的事件过程不可得,唯以刘鑫的叙述还原。

null

▲江歌遇害后的媒体报道

刘鑫的讲述自相矛盾处甚多,然而正如《心灵猎人》所言:谎言里也可以提炼出有用的东西,仍然可以据此理出一些东西,还原心理。

刘鑫是讲述人,先来看刘鑫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怎么能做出让大伙儿愤怒不已的事。

刘鑫:情感淡漠的自恋者

为什么说刘鑫谎话连篇?

她在接受采访时,对于江歌遇害时“锁门”的说法进行了辩解。

她的说法是,在屋内听到江歌大叫了一声,于是“推开门,但被大力弹回”,她没有把门反锁,门打不开,所以没出去。之后她在采访中另一处又自述:承认自己后来的确因为胆小,不敢开门。

到底是门打不开,还是不敢开门(即“不开门”)?

在只能有一个答案的情况下,刘鑫有了两种说法,必然其中之一是谎言。中间道路也有:本来不想开门,碍于事件严重,不得不开,门又不好打开,干脆不开了。

恐怕这种情况仍然会被视为“不开门”。

还有一处细节:刘鑫为了证明她没有锁门,指出警察来时门是一推就开。这话和她说的门打不开也是矛盾的。

刘鑫在之后294天内的表现比较符合“不开门”的设定。

null

▲疑似刘鑫辟谣微博

正常情况下,目睹好朋友惨遭杀害属于严重创伤事件,从开始的震惊、不接受,到愤怒阶段、哀伤阶段,直至恢复,会视各人心理状况、两个人关系、社会支持资源等,经过漫长的过程。

有些人会集中在三到六个月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刘鑫的反应和正常情况不同,她很快在朋友圈晒出新发型,笑容满面,说明她情绪、情感的感知异于常人,这些行为有可能是情感淡漠的表现。

刘鑫这些行为与她不与江歌母亲见面,威胁说不出庭做证人,具有一致性。

正常人在最初的震惊、不接受阶段过后,稍有能力顾及他人情绪、情感,都能理解做母亲的失去了女儿的巨大悲痛。

有些人由于事件过后会处于抑郁状态,无力与人沟通、交流。

但是,抑郁状态中,人的攻击性是指向自己的,自责、负疚,刘鑫威胁不出庭做证人,攻击性指向他人,说明她并非处于抑郁到难以支持社会功能的地步。

整个事件中刘鑫的逻辑异于常人。

江歌被害时,“虽然你挨刀因我而起,但是我不给你开门”;

江歌母亲要求对话,“虽然江歌的死与我有关,但我不要见你”;

江歌母亲公布了刘鑫身份证号,“虽然我一再伤害了你,但是你要遵纪守法”

……

所有异于常人的逻辑背后,是一个处于自恋世界的人,要求整个世界为自己服务。

一个情感淡漠的自恋者,她割破手指将是世界头号大事,而他人生命的逝去无足轻重。

正如一位研究微表情的朋友所说,刘鑫不关心江歌。病态自恋者无法爱人,不能给予他人爱,遇上这类人,不要试图改变他们,远离就好。

陈世峰:被戳破自恋幻觉后的暴怒者

刘鑫说,她不知道为什么陈世锋要杀江歌,要本人才知道。

她也许只是一种说词,尽量撇清江歌被害与自己的关系。

我们来梳理一下陈世峰的大致画像。

陈世峰情绪管控有障碍,他就读过的华侨大学在声明中指出,陈世峰在校期间曾殴打同学(据网友指出,是殴打女朋友),后被要求当面道歉。打女朋友是情绪管理能力低下的表现。

null

▲本案犯罪嫌疑人陈世峰

刘鑫与陈世峰分手,陈威胁她没那么容易。跟踪她找到她的住处,要求复合被拒绝,陈世峰再次威胁她。

刘鑫与陈世峰之间一定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冲突,让她感到害怕,这才能解释为什么陈世峰到她工作地点送生日礼物,她出于担心被他找到住处,赶紧收了礼物。

分手后穷追不舍,跟踪要求复合,被拒绝后出语威胁,一系列行为看起来陈世峰是个“不能被拒绝”的人。

什么是不能被拒绝的人?

正常人被拒绝,沮丧、难过、伤心一阵,情绪就过了。

有些人处于自恋幻觉中,认为整个世界应该照他/她想象、要求来运转,他们想和哪个异性保持亲密关系,对方就应该如此。拒绝意味着戳破了他们的自恋幻觉,他们的世界崩塌了,于是陷入狂怒中。

null

▲疑似陈世峰大学女友的微博

一个情绪管理失控的人被拒绝了,从他以往处理情绪的方式看,暴怒情绪要发泄出来。

刘鑫先进门,为刘鑫说话的江歌被看作是实施拒绝行为的一部分,情绪以及与情绪相伴的行为便倾倒在她身上。

江歌母亲和网友:失控事件中寻找控制

江歌被害,江歌母亲的生活随之失控。

此时她非常需要有可供她回到可控制世界的人与事来支持。

null

▲江歌妈妈接受“局面”栏目采访

然而,江歌母亲再次遭遇了失控。

刘鑫不按常理,拒绝与她见面,拒绝告诉她事情经过。

失控与失控叠加,江歌母亲发布刘鑫身份证号,可以解读为恢复控制的方式:通过惩罚来使事情回到她想控制的轨道上。

人人都有母亲,共情母亲失去孩子的痛苦不是难事,网友理解江母之痛。

人性同样喜好秩序,不确定需要非常稳定的核心支持,而失控对心理承受能力要求更高,所以会有那么多网友想要帮着江母恢复控制,对刘鑫的生活形成了骚扰。

江歌:无辜者

在谈到江歌之前,有一个前提必须表明:江歌是受害者,没有过错,嘲讽江歌“命短”是强盗逻辑、无耻逻辑。

在此前提下,我们才可以谈类似情况下能做些什么来保护自己。

null

▲江歌

江歌善良,为朋友抱不平,同时,她可能不大了解陈世峰这类人的危险性。

跟踪者都是非常危险的,具体案例及其危险性推荐阅读布莱恩·隐内博士所著《FBI犯罪心理画像实录》。

如果你的朋友打电话向你求助,说她男朋友跟踪找到了她的新住处,要求你去她所住的地方帮忙,而你是位普通女生,没有高妙的盖世武功,那么建议最好报警,非要去,要有警察陪同。

遇见任何男性有情绪管理能力低下的迹象,不要和他们建立起任何形式的关系,远离、回避。

这一点理性上很多女性知道,但是由于她们出生于有家暴倾向的家庭,各种情结、强迫性重复的力量使她们不一定在行动上付诸实施。

从社会的角度看,一方面需要更多地普及防范、应付犯罪分子的知识,另一方面也需要对妇女、儿童提供更多的保护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