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人民日报》评“江歌案”:都在骂刘鑫,但陈世峰呢?

原标题:《人民日报》评“江歌案”:都在骂刘鑫,但陈世峰呢?

都在骂刘鑫,但陈世峰呢?

2016年11月3日,就读于日本东京法政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江歌,被闺蜜前男友陈世峰用匕首杀害。

一年后,江歌案在国内引起热议,很多媒体撰文声讨刘鑫及其母亲的冷漠,社会也在反思,我们该如何重建道德的栅栏。

关于此案,一见君看了很多事实分析、评论。事实部分,《新京报》最为准确,评论部分《人民日报》最为可观、全面,enjoy!

先来回顾一下整个案件的全过程:

“妈妈,我到中野站了,这会儿和刘鑫会合,一起回家”。去年11月3日凌晨,留学日本的24岁江歌,和母亲在微信聊天。

江歌母亲告诉重案组37号,这之前两个月,刘鑫和男友分手后没去处,搬来和江歌同住。

刘鑫对《局面》表示,因为前男友找来要求复合,她拒绝后被一路跟随。因为有些害怕,就让江歌下班后在车站等她一起回去。

到家后,刘鑫因为来例假,先回屋换衣服。在门外的江歌却遇害了,时间是3日凌晨0时15分左右。

警方发布通告称,刘鑫听到门口的撞击声和呼喊声后报警。当警方赶到时,江歌已倒在二楼走廊的血泊中,其头部遭利刃砍伤,伤口长达10厘米,颈部和手部也有多处刺伤,送医两小时后因失血过多而亡。

凶手是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

被挡住的猫眼

中野地区是东京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之一,以住宅区为主。去年11月2日下午4时许,一阵吵闹声打破了平静。

“听到二楼嚷嚷了一段时间,说的也不是日语。”住在一楼的房东告诉重案组37号。

房客是24岁的江歌,及两个月前与男友分手后搬来的刘鑫。

刘鑫在接受《局面》专访时表示,这之前,自己睡觉听到门铃响了。她通过猫眼看了下,走廊没人。随后,门铃再次响起。但猫眼被挡了,什么都看不见。

聊天记录显示,刘鑫告诉江歌,陈世峰给自己打电话了,让江歌快回来。

因为性格不合,她与陈世峰分手并搬离其住处。“分手后我们没有联系,除了10月12日我生日那天,他到我打工的地方送礼物。”刘鑫告诉《局面》。

按刘鑫说法,她听到江歌在屋外大声问,“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请你马上离开!”。江歌进屋后过了一会儿,两人因为晚上要打工,就一起出门。

刘鑫回忆,看到陈世锋在门边站着,低着头,跟着她们下楼,并诉苦说最近过得不好,睡也睡不好。

“三叔(江歌)拉着我的手说,少女赶紧走”。刘鑫说,一路上两人都没回头看。

刘鑫回忆,到中野站后,陈世峰跟着她们上了车,站得很近,但一句话没说。到新宿站自己转车后,他也跟着,发了一堆想复合的短信。“我很平和地告诉他,不可能复合。对方有一点威胁,但我想着他只是说说”。她说,自己给江歌发微信,说有点害怕。

野馄饨与没打开的门

当晚10点半左右,江母和往常一样与江歌微信通话,直到0点8分。

“谈了好多,我心疼孩子,嘱咐她打工不要太累。她说,别人家孩子出国留学都是家里有钱,她是拿妈妈后半生的养老钱,有什么理由不努力,还说等工作了每月给我发退休金。”江母告诉重案组37号,女儿还提到,刘鑫下班害怕一个人回家,她在车站等其一同回去。

刘鑫告诉《局面》,自己从车站出来,就看到江歌在楼梯口等着。江歌打包了聚餐没吃完的东西,还特意买了馄饨。路上两人开着玩笑,还计划找个碗盛着,到家门口吃野馄饨。

她的说法是,自己刚好来了例假,到家就去找换洗衣物。换裤子时,听到外面“啊”了一声,很高,很急。

在接受《局面》专访时,刘鑫提到,觉得是江歌的声音,就往外跑,但门要先拧一下才能推开,“我被一个非常大的力‘砰’地弹了回来”。刘鑫说,当时猫眼被堵,她看不到发生什么,再加上自己胆小不敢出去,只能报警。

11月4日,东京警方发布通告称,江歌室友听到门口的撞击声和呼喊声后报警。但警方赶到时,江歌已倒在二楼走廊的血泊中,其头部遭利刃砍伤,伤口长达10厘米,颈部和手部也有多处刺伤。送医两小时后,江歌因失血过多而亡。

屋门有没有被反锁?

江歌母亲认为,女儿是替刘鑫去死的,因为凶手是她的前男友陈世峰。

刘鑫告诉《局面》,此前江歌和陈世峰没有太多接触。“他是来找我的,三叔替我打抱不平,才惹怒了他。如果知道是陈世峰的话,我拼死也会出去的。但当时真不知道是他,真的没敢出去”。

江歌母亲不能释怀的是,女儿在门外遇害,而室友刘鑫却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没有开门让她进去。

刘鑫表示,报警后,自己一直没有勇气再打开门。“警察跟我说三叔去世,我就一直在那儿道歉。”她说,两人住在一起,而且当晚一起回家,三叔在外面受伤,自己却没有勇气出去看一眼,“真的到现在都后悔”。

江歌母亲在日本请了律师,复印了案卷,也看了警方取证,她坚持认为,刘鑫提前进屋并将门反锁,导致江歌遇害。

刘鑫则否认反锁屋门。“我一直都没有锁,被弹回来后,还捶门,问三叔怎么回事。然后我又拧,完全推不开。”她告诉《局面》,自己立马拿手机报警了。

杀人凶手陈世峰

刘鑫对《局面》表示,真的没有想到凶手会是前男友陈世峰。“总觉得杀人犯这种事隔着我很遥远,陈世峰再坏也没想过他会去杀人,我真的有点接受不了”。

她回忆,两人刚认识时,觉得陈世峰人挺好,斯斯文文的。熟悉以后,他说自己房子大,让刘鑫搬过去住。

同居后,刘鑫说发现陈世峰性格阴郁,非常消极。“经常说打工的前辈怎么欺负他,又怎么瞧不起他,每天都抱怨很多。我说打工地方非常多,随便换一个就好,他又觉得还要面试很麻烦。宁愿天天抱怨,也不愿换个工作。”

她认为,陈世锋还很爱纠根问底,“非得辩出个对错”。刘鑫举例,看电影时,他提个电影名字,说特效是一个人做的。她随口说没看出来,他就非要讲是怎么回事,一定要让她接受。她说了句不想听这么多东西,陈世锋就会说她无知,然后两人就吵起来。

发现不好相处后,刘鑫打算搬离,“他就威胁我,说别以为搬进来就能搬走。”

刘鑫对《局面》表示,搬走时二人也因一点小事吵起来。她收拾包、手机、iPad等要走时,陈世峰又往回拖,两人推搡起来,她就磕碰受伤了。

“我一看状况失控,就给打工的阿姨打电话,去了她家。”刘鑫告诉《局面》,当时有种终于逃脱的感觉,想要彻底离开,并明确提出分手,不要再有纠缠。

她回忆,此后,二人没有太多接触。除了10月份生日那天,快凌晨时,她坐公交车回家时,陈世峰也在车站。“他跟着我上车,说刚才在店门口。”刘鑫说,自己当时既惊讶又害怕,他如何知道自己那天打工,又如何知道这个点下班?

陈世峰是来送礼物的,面膜、宠物小精灵模具等零碎物品,装在一个袋子里。刘鑫提到,自己怕如果不接受对方不下车,也不想让他知道自己住址,就收下了。此后,陈世峰跟她发微信说“生日快乐”,就再也没有联系,直到出事当天。

那个装礼物的袋子,她扔在家里一个角落。她对《局面》表示,没跟江歌说过这事,“她会很生气的,以三叔的性格,肯定会拎着给他送到家门口。”

“三叔”和“少女”

江歌火葬那天,刘鑫说可能是出现幻觉,耳边一直围绕三叔的话:少女,我要走了,我要走了。

她提到,自己经常梦到江歌。梦里三叔叫她少女,用日语问她穿什么衣服去拍照?然后两人去挑和服。梦很真实,就连去所去店铺的店长的脸都很清晰。

刘鑫告诉《局面》,以前两人遇到过租毕业和服的宣传。“我说省吃俭用也得拍一套,如果毕业时间不一样,就换着穿一下,拍一套和服留念”。

那时,她还住在学校宿舍。因为要准备考大学院,室友又比较吵,就申请换到江歌的宿舍。“我们是4人宿舍,她们说宿舍里都叫外号,大叔、二叔、三叔这样,我去的那天穿着裙子,她们就叫我少女”。刘鑫回忆,室友相处和谐,有说不完的话。

和男友分手后,江歌提出让她来住。“说实话,打工的阿姨对我好,毕竟是外人,不像跟三叔那么亲。所以她主动提出让我来住,我真的很开心,挺感动。”

江歌妈妈却提到,女儿告诉她,刘鑫不太买东西,垃圾也不太倒。

“刚住那半个月情况特殊,打工地方一个前辈的老婆要生孩子,所以我加了夜班,每天回家差不多就凌晨了。”刘鑫表示,自己真的没有时间买东西、打扫卫生。前辈回来上班后,她才闲了下来。她告诉《局面》,“有时两人转着转着去买个水果,三叔比较节约,不舍得买。遇到水果便宜我就买两个,一起吃。”

被骚扰的“受害者”

江歌母亲每天都数着女儿离去的日子。近300天过去,她一直想找到刘鑫,了解女儿遇害详情,但对方一直没有露面。

不见面也不回微信,江歌母亲把刘鑫的一些信息发布到网上。

“事情还没解决,她就把我照片暴露出来,我很不开心。你为什么不通过警察去了解事情呢?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喊我,为什么用公众的方式?”刘鑫告诉《局面》,自己气愤之下提到“不再管江歌这事”。

江歌母亲说,刘鑫和女儿在日本住一起,又是青岛老乡,两家隔得只有十公里,但从事发到今年5月,刘鑫及父母都没有联系过,她又把一些信息发到网上。

刘鑫表示,家里骚扰电话和短信,一天24小时不停,全是谩骂。就连她唯一感到轻松的、上了几天班的地方,都有媒体去。被辞退后,她就一直待在家里。

“我一个大活人,有手有脚,有腿有脑子,却不能出门。”刘鑫对《局面》表示,这么多天不联系江母,是做错了,但凭什么所有信息,就连身份证号码、父亲车牌号都能公布,这不是应该保密的吗?

刘鑫还提到,两个人住在一起,一个活了,一个死了,她也非常痛苦,也有过轻生想法。“警察跟我说,你也是受害者,但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受害者看待。我们家受到比杀人犯更严厉的惩罚,他最起码现在活得安安稳稳的”。

与母相依为命的“小歌子”

微博照片里,24岁的江歌露出牙齿微笑着。她身高165cm,皮肤白皙,脸颊瘦长,戴着黑框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江歌出生于山东青岛某村落,家境并不富裕。

江歌表哥告诉重案组37号,2015年4月,考虑到每年十来万的留学费,以及人身安全问题,亲戚们都反对她出国留学。但一心想过平淡日子的江母,在关键时刻卖掉一套房,存了20万银行保证金,支持女儿。

机场送别那天,看到女儿转身进了安检,她便哭开了。“不放心她一人在国外,好在江歌争气,不仅顺利考取法政大学管理学硕士,还一直坚持打工。”江歌表哥回忆,妹妹总是报喜不报忧,只是偶尔才会私下说,学业很忙,要做市场调研,还在勤工俭学,觉得辛苦。

《日本留学打工限制》规定,在日留学的本科生和研究生,一周工作时间为28小时。同时做两份工的江歌,每周都打工28小时。

江歌曾告诉表哥,一月能赚五六千,交完约6万日元(约合4000元人民币)房租后,还略有盈余。她心疼母亲不容易,希望毕业后能在日本找个好工作,多积累些工作经验,就回国好好陪母亲。

母女俩相依为命20余年。在江母眼中,“小歌子”是她生命的全部。

为了供女儿读书,她批发布料,再做些衣服,到集市上卖。后来她开了超市,早上7点经营至夜里10点才关门。“她不想孩子过得比别人差,一直很拼。”江歌表哥说。

去年8月,想念女儿的她第一次来到日本,江歌用打工的钱给她买了昂贵的手表和项链。往年,她过生日,女儿也总会买些装饰品。

她对生活满怀期待。去年4月江歌入学读硕士时,她听从了女儿劝慰,转让经营三年的小超市。想着换份轻松的工作,她去考了月嫂证书。没想到,工作还没找到,便听到女儿的噩耗。

《人民日报》的评论:

这两天,朋友圈里都在讨论江歌案,一件发生在日本的刑事案件,引来国内舆论广泛关注。这个案件法律事实还不尽明了,但道德层面的是非曲直却也值得讨论。

道德评判与道德审判的界限在哪?舆论介入与舆论审判的平衡点在哪里?我们共同追求的正义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实现?人民日报评论部几位同事从不同角度,进行了探讨。

一、“分成两个事件:法律事件与道德事件”

B:案发至今,其实产生了两件相互关联但又彼此独立的事件:一件是江歌被害案,这是法律事件,由日本管辖,当然也有专业人士指出,可根据中国法予以追诉;

另一件是刘鑫及其父母在案发后的表现,这是一个道德事件。

目前网上讨论集中在后者,这是触动大家敏感神经的关键,刘鑫一家的事后行为击穿了大部分人的道德底线。

D:这个事情确实有两个规则时空。第一个时空在犯罪现场,法律来审定刘鑫是否存在作为义务、是否存在不作为。脱离了犯罪现场,人们其实在辨析是否存在道义上的不作为。

显然,刘鑫存在。人们用道德谴责刘鑫及其家人,也是对社会应有之善的反向保护。因为,法律只是底线要求,在法律上不陷入不作为,并不代表在道义上可以不作为,人们将这件事情放在了更大的正义观之下审视。

X:公众情绪几乎一面倒,是事实。大家为什么会愤怒?很大程度并不仅仅因为刘鑫见死不救,而是好友被男友刺死后,媒体所报道的她和她的家庭的种种表现。这或许恰恰是江歌母亲至今还在四处奔走、求助的主要原因。

大家希望这个案件得到公平、正义的审判,更希望当事人在感情上给予受害者家属回应。这不只是作为受害者好友应尽的道德义务,也是基于人的本能、本性的分内事。

二、“正义感有意义有价值,但也有局限”

T:围观群众有一种朴素的直观的正义感,也能对人心世道做出自己的判断,这是道德观的基础,也说明是非曲直有一种直观的、基本的判断标准。

不过具体到个案上,不单指江歌刘鑫这个个案,而是所有的个案,我们评价时,或许都还需要更多审视复杂微妙的情境,防止简单粗暴的情绪,哪怕这种情绪是以正义之名的。

C:确实如此。社会的道义声讨当然需要,但是需要明白,对道德的审视,不能替代法律审判,这是启动所有道德话题的根本前提。出了位,不管理由多么高尚也都可能陷入危险。当然,群情激奋并不是“不能理解的”。

道德绑架不可取,但要分清是老百姓的人之常情,还是恶意的推波助澜,因为“反道德绑架”可能也会变成简单粗暴的棍子,动辄把正常的情绪与键盘侠混杂起来,事实上也可能成为道德绑架。

何况,所有的道德问题,都需要放在一个具体的国家与社会之中。我国有自己的公序良俗,中国传统道德水位很高,这件事触痛那么多人,说明人心向善。

Y:我担心一些这样的舆论倾向:因为江歌的善良被恶报,所以宣扬无需善良,比如用极端的情绪表达,将众人带向“好人没好报,干嘛做好人”的逻辑。

如果这样,那么公共讨论不仅没有提升道德水位,反而会让更多人陷入道德困境与道德焦虑。

L:虽然分事后与事中,但公众的愤怒情绪还是和案件本身息息相关的。不妨回到现场。案子里似乎藏着伦理困局:一个人在身处险境时,能否因保命而妨碍别人求生?

比如,两人同时落水,只有一个救生衣,先抢到救生衣的人,是否应为被淹死的人负责?就江歌案来说,还有个特殊的地方,凶手的杀机或在于刘鑫,作为受益者,她能否完全免责?

G:都在骂刘鑫,但陈世峰呢?现在,对单身妈妈失去独女的同情,对冷漠对待被害人母亲的愤怒,构成了舆论谴责的两大主题。

其实,这场讨论的对象中,最不该缺席的是行凶者。令人担忧的是,舆论一边倒的压力可能会给刘鑫出庭作证增加许多阻力;私下和被害人亲属见面,也许会成为对方辩护律师的把柄来否认唯一目击者的证言效力。我们期待法律制裁行凶者,这也应该是舆论关注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点。

三、“法律与道德,都是对出格行为的纠偏”

F:“法律是成文的道德,道德是内心的法律”。

法律和道德都具有规范社会行为、调节社会关系、维护社会秩序的作用,在国家治理中都有其地位和功能。法安天下,德润人心。

法律有效实施有赖于道德支持,道德践行也离不开法律约束。法治和德治不可分离、不可偏废,国家治理需要法律和道德协同发力。还有一个问题,对于舆论道德谴责的压力,有些人也许早已经自我原谅、麻木不仁了。

我们说,“法律是底线的道德”,就是要把那些突破人伦底线的行为,纳入到法律规范惩治的范围中来。社会治理是一个综合工程,需要多方发力、多管齐下,包括法律,也包括道德。

P:无论法律规范还是道德规范,都可以看作对人类出格行为的纠偏,只不过法律是对肉体的惩罚,道德更多讲世道人心,前者约束力明显高于后者。

刘鑫不妥的行为可能不承担法律责任,但也许逃不出道德的负面评价。这样的讨论无可厚非,甚至有助于警示我们:当面对刘鑫所处的境地时,应该采取怎样的选择。

但通过这次舆论风波,我们发现互联网时代,更加开放的舆论场中,由于潜藏极端化的情绪和表达,已经超越了仅仅是判断式的道德评价。如果由于法律背后由于有强制力,因此要对公权力作出限制,那么在今天,互联网汇聚“民意”所形成的强大“权力”,是不是也该受到某种节制?

Z:这让我们从更大的范围反思法律。现代社会无疑是法治社会,依靠法律保护公众权利、实现整体的正义。

法律是实现正义的基本途径,但并不是实现正义的全部,还需要用公序良俗、舆论监督和非正式制度来对法律的作用形成补充,以更大程度地捍卫正义。

事实上,在传统社会,伦理道德、乡规里约以及熟人社会的舆论,都是对正式制度捍卫正义的补充,一个人作恶即便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熟人社会的议论以及几千年沉淀下来的无形规则也会让一个人受到严厉的惩罚。

这是现代法治社会需要传承而不是舍弃的正义捍卫途径。逝者安息的前提是坏人得到惩罚,正义的伸张同样如此。

| 来源:综合自《人民日报》、《新京报》局面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