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女子收小鲜肉徒弟 如今却悔不当初

厌倦了的家庭

韩月梅兢兢业业工作了很多年,从一名普通工人,升到了汽配厂技术主管的位置。因为工厂从广州搬迁到上海,她便跟着工厂,来上海上班。

工作走上正轨,可生活却有些糟心。

她19岁时,遇到现在的“丈夫”赵猛,赵猛当时只有16岁。两人奉子成婚,婚后先后生了两个儿子。

“丈夫”不解风情,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

1 之所以给“丈夫”打上引号,是因为两人实际上只是同居关系。“丈夫”推三阻四,没有领过结婚证。不仅如此,甚至连婚宴酒席都没有,这件事情,让她心里一直有疙瘩。

问:你同居男友为什么不办酒席?

答:他说他们那边的风俗,如果娶外地老婆,就不办酒席。

(这种话,至少小编是不相信的。真搞不懂,韩大姐怎么会信呢?)

2 控制韩月梅的工资卡,共同生活的十几年里,韩月梅到手的只有极少的生活费。据厂里的一些员工说,她连买早饭的钱都没有。

3 赵猛对儿子很不关心,对韩月梅也不怎么上心。有的时候,甚至还会动拳脚。

所以,韩月梅厌倦了。

花言巧语的小鲜肉

2015年,临近年底,韩月梅手下被派到一个新进员工朱宇。韩月梅的身份是师傅,朱宇是徒弟。

朱宇比韩月梅小九岁。

相对于工作能力,朱宇的口才要好得多。跟着韩月梅,人前人后师傅叫个不停,还端茶送水,嘘寒问暖。

没多久,朱宇便开始旁敲侧击韩月梅的家庭情况。

韩月梅本就对“丈夫”不满,便把情况一股脑地倒了出来。

image.png

朱宇听说韩月梅的工资卡被丈夫“保管”后,义愤填膺地劝说她要翻身做主,把工资卡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