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对话江歌母亲:陈世峰会杀人一点也不奇怪

近日,在日本遇害的留学生江歌母亲江秋莲正在日本,为开庭做准备。

她四处奔走征集签名,诉求只有一个:要求判处陈世峰死刑。

江秋莲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不清楚刘鑫会否出庭,在刘鑫出庭前不会对她再有信任。

一年下来,陈世峰的家人始终未联系江秋莲,“陈世峰一家人至今没有一句愧疚、温暖的话,他能成为杀人犯,我一点也不奇怪。”

“陈世峰父母和刘鑫父母一样,孩子犯错不是教导孩子怎么改正错误,而是去包庇孩子的错误。”

“是陈世峰父母和刘鑫父母将他们的孩子推入泥潭、走向悬崖。”

继上次(8月23日在青岛)江母与刘鑫见面,时间已经过去近3个月。

江秋莲说:“刘鑫见面后说会来看我,但至今一次也没有,微信也继续一句话不回,8月23日晚上见面后,8月30号就发微博诋毁我,让不明真相的网友认为我这个人有多么的人品低下。”

“开庭后,我会告诉大家事实是什么。”

母校证实江歌案凶手陈世峰,在校期间曾与同学发生纠纷

@华侨大学 官方微博11月14日下午发布公告称:

江歌案庭审临近,有媒体和网友指杀害江歌的嫌疑人陈世峰系我校华文学院2013届毕业生,经核查情况属实。

陈世峰2009年入读我校华文学院,学习成绩中等,2013年毕业,随后前往泰国担任汉语志愿者。

在校期间,陈世峰曾与同学发生过纠纷,经老师批评教育,双方达成和解,陈世峰当面向对方道歉。

陈世峰的行为令人震惊,江歌的遇害令人痛惜。我们对江歌遇害表示深切的哀悼,对江歌家庭的不幸表示亲切的慰问。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法律伸张正义!

微博@华侨大学 微博截图

观点

谁在纵容陈世峰?

澎湃特约评论员 彭晓芸

江歌事件发酵至今,声音繁杂、观点打架,但有个不得不警惕的现象:舆论不谈陈世峰如何一步步成为行凶的暴力犯罪嫌疑人,而是指责刘鑫这个女孩如何忘恩负义、惊慌怯懦;舆论不谈我们该如何举社会之力防范有暴力倾向的人成为杀人犯,而是跟着一位缺乏创伤治疗、在仇恨里完全不能自拔的母亲的情绪,滑向了对“不勇敢”的道德谴责。

凡此种种“跑偏”,客观上也会造成社会对暴力犯罪的纵容——尽管这并非我们所愿。

日本媒体报道江歌案嫌疑人陈世峰

陈世峰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网上披露出来的信息是真实的,那么,杀人嫌犯陈世峰早已有“分手暴力”的前科。按目前已披露的信息,陈当时的暴力行为,被其所在的大学包庇下来了,没有得到严厉的处分,更别提诉诸法律。

微博上有人爆料陈世锋有“分手暴力”前科

江歌母亲有一个难以抹去的执念:江歌是替刘鑫送命的。

江歌母亲强调,江歌没有那么高尚那么伟大,她不是舍身救人,而是被那扇自私的门挡在了生的希望之外,但凡能逃命,她一定会逃的。这是江歌妈妈的确信。如此确信,让她更加仇恨刘鑫,江歌都替你去死了,你竟然一声不吭,对死者的母亲没有一丝宽慰。

这是情感性的期待。但从事实逻辑来说,暴徒是谁的男朋友,是谁“招惹”来的,并不改变特定情形下女性与男性搏斗的力量对比。面对记者“如果开门两个都死了”的设问,江歌妈妈并没有正面回应,而是说,如果两个都不死呢?

如果说江歌妈妈最该恨刘鑫什么?恐怕不是她的不勇敢,而是她没能更早识别陈世峰的暴力倾向,她严重低估了陈世峰的暴力危险系数。那么,刘鑫能恨什么?刘鑫该追问一下,陈世峰是否有暴力前科未曾被及时制裁,被我们的社会环境不以为然地纵容过去了,导致他根本不把这种暴力行为当一回事,最终,从暴力倾向走向了杀戮。

( 文章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