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你是愤怒的年轻人吗?| 陶太

时至今日,是否还应该鼓励优秀的年轻人追求新闻理想?

如果我说是,请不要骂我变态。

传统意义上的传媒行业正日薄西山,泛媒体的时代,似乎人人都能当记录者。

想要追名逐利,这是一个太坏的行业。辛苦几年,可能仍然名不见经传。至于薪水,最近刷爆硅谷华人圈的一则招聘启事,是一个“创业家庭”招聘中英双语保姆,年薪11万至13万美金之间,工作5天,休息5天,还有全套医保,以及享受与科技公司等同的其它福利。

但是在如今的纽约,新闻记者的平均年薪不超过5万美金,从2万多美金到10万美金不等。记者要挣到和“硅谷保姆”一样的钱,非得是行业翘楚,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传奇人物。

十多年前,朋友曾经去纽约研读新闻专业,她的同学中,有人曾经在《华尔街日报》或《纽约时报》工作,年薪只有三万多美金,即使和普通行业相比,也是偏低的。

四面楚歌的时代,为什么还有人从事这一行,答案是喜欢。在美国,新闻从来不是一个热门专业,要有真爱才能投入。

要不要从事新闻业?这取决于你对这个行业有多热爱?以及你是一个容易愤怒的年轻人吗?在我们生存的这个星球上,有令人发指的战争和杀戮,有不公和欺凌,有贫富悬殊,有饥荒,有极权,有突如其来的恐怖袭击,有摧毁一切的自然灾害,气候在变暖,物种在灭绝,生老病死,众生皆苦。但也有幽默的人与事,有爱,有感动,在短短一则新闻中,有世事洞明,更有真情流露。

我最喜欢的一本亦舒的小说,叫《那双手虽然小》。加拿大华裔女孩彭嘉扬,活泼聪敏,精通中英法语,持名校政治系及新闻系文凭,出身富庶之家,当她终于从外埠小电视台奋斗到纽约ABC工作时,父亲为她置办的公寓在第七街,对面就是中央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