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正文

日军在中国抢走了大量财物 但最“钟情”的还是它 为什么?

从十六世纪的丰臣秀吉时代开始,对图书和文物的劫掠已经成为了日本军事入侵的固有内容。丰臣秀吉在1592年发动了野心勃勃的征服中国和朝鲜的计划,丰臣秀吉带了博学的随军僧侣和学者,让他们鉴定劫掠到的文物和典籍的价值。在他发动的长达七年的战争中,丰臣秀吉从朝鲜劫掠了很多书籍送回日本,日本因此建立了几个“文化宝库”。虽然丰臣秀吉没有成功地实现征服中国和朝鲜的狂妄野心,但他从朝鲜劫掠了很多有价值的文献,这些儒家经典和中医药的文献仍然保存在日本。

在近代,日本把图书劫掠作为战争计划的一部分。它将在征服的土地上劫掠图书合法化,例如在1882年、1894年和1914年,多次颁布相关法规和法令,提供了控制劫掠物资的具体性指导纲领。在1914年1月,日本出兵占领中国的旅顺和大连,日军从胶州图书馆和德华大学图书馆劫掠了25000册图书,这些图书后来被编入《虏获文件和图书目录》。在1937年7月,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日本帝国军队建立了特种任务执行机构“中支占领地区图书文献接收委员会”,这个机构后来改称为“兴亚院华中联络部·中支那重建物资筹备委员会”。

日军将抢劫的图书堆放在设于南京竺桥地质陈列馆内的“图书委员会”里。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挑起了太平洋战争,对于亚洲其它地区的图书和文物的劫掠,比如在香港和新加坡,变得越来越广泛,无数收藏家的私人图书馆也遭到了同样的厄运。正如一个日本学者指出的那样:“尽管日本军队劫掠图书,也许看起来并不如在占领区掠夺财产、接管市场、屠杀人民的命令那么重要,可是事实上对图书的劫掠是领土占领和财产掠夺的延伸物,是日本吞并他国和征服其人民的政策的重要部分。”

有些学者已经指出,图书劫掠的目的是为了摧毁中国文化,实为满足日本长期征服亚洲大陆的目标服务的。因此,对图书的劫掠作为它全部军事战略的一部分,与屠杀人民的政策同步进行,一些日本人坚持认为“日本进行战争是为了文化的进步。”并且,把图书劫掠赞赏为世界史上作为战略武器使用的特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