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正文

携程、妇联、家长、幼教

原标题:携程、妇联、家长、幼教——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众生相

在携程工作的家长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孩子在被自己亲手送入自家公司的亲子园后,会遭到虐待。

网上流传的监控视频显示,被家长送入携程亲子园的小孩,被态度粗暴的工作人员推搡、打倒在地,而小朋友排成一排后,疑似被喂下芥末等刺激物。

监控视频上显示的时间是2017年11月1日上午,8点52分。

事件发酵后,群情激愤。

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始末

根据涉事匿名家长在知乎“如何评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下的回应,大致可以梳理出虐童事件发酵及曝光的时间线。

该匿名家长称,11月1日,周三,自己两岁的儿子通过申请进入托儿所。11月3日晚上,孩子母亲发现耳朵后面有外伤。

孩子母亲随后和亲子园的“郑老师”进行沟通,但这位老师的态度含糊其辞,推推拉拉。

11月6日周一上午10点,孩子母亲和另一位新入园家长去托儿所找院长当面沟通,院长回复没空中午等他通知。

中午11:50,家长通过同事关系看到11月3日上午的部分视频,整个画面触目惊心。


监控可以证实,孩子在入院三天基本都是在被恐吓、殴打、关进监控盲区、被塞芥末,喷清洁剂过程中度过。


11月7日20:00,家长整理提取出相关视频,后续进展相关媒体已经跟进。

11月8日上午,微博用户“hello美少女壮壮”发出视频片段后,携程幼儿园虐童事件开始进入公众视野,知乎上也迅速有了相关讨论。截至目前,该微博已被转发1588次,知乎上的回答数目,也迅速增至一千余条。

11月8日下午,微博用户“jerrythee”发博指出,携程亲子园由第三方运营,提供第三方服务的是一个叫“为了孩子学苑”的早教机构,此机构的上级,是上海市妇联全资控股的《现代家庭》杂志。

携程在随后发出的《携程就委托第三方管理的亲子园相关情况说明》中表示,携程第一时间成立了紧急处理小组,携程高层也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坚决表态,要和携程的父母们站在一起,对责任人员追责到底。对涉事的相关教师,携程坚决要求园方予以严肃处理。目前,涉事人员已与携程解除合同。亲子园的携程方负责人因失职,已引咎辞职。

同时,携程已于11月7日报警,携程将目前,携程已启动相关程序,重新选择亲子园的管理单位。

饶是如此,在财经昨日发布的一则报道中,亲子管理员携程亲子园管理方负责人仍旧回应:涉事的是保洁员,会给孩子喂芥末尝味道。”

上海市妇联则在昨日晚间22点51分给出了回应,称上海市妇女联合会对“携程亲子园事件”深切关注。市妇联一直致力于切实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对于这起伤害儿童的恶劣事件,市妇联表示强烈谴责,会严肃处理相关人员,并密切关注此事后续进展。

而自今日起,根据携程发出的内部信,该亲子园将停业整顿。

根据长宁区警方发布的微博,目前,已有3名亲子园工作人员因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被刑拘。

虐童风波里的众生相

愤怒的家长们情绪已然失控。

这个视频中的家长说道,孩子才17个月,半小时内被喂了半管芥末,导致孩子半个小时拉了6次肚子。旁边的家长已经在高声呼喊:“禽兽!”“变态!”“不是人!”还有母亲情绪已经完全失控,一遍一遍问:


“到底有没有喂安眠药!”

而根据知乎的反馈,有些涉事家长在赶去亲子园时,已动手打了人。

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一直呼吁多生孩子,尤其是在携程内部。梁建章本人还曾在今年10月发表文章《中国为什么缺少托儿所》,讨论中国的托儿所发展现状。

在这篇文章中,梁建章指出:

“近年城市保姆价格飞涨,雇佣全天看护孩子的高价保姆已经超出了很多城市白领的经济承受能力。”

“如果保姆和老人都指望不上,那么夫妻双方都有工作,是双职工家庭,只能选择让其中一人暂时中断工作。通常情况下,做出牺牲的是孩子的母亲,这对妇女的职业生涯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要解决这种问题,很多发达国家的经验就是大力建设托儿所。”


但携程这次无疑在执行层面出了大岔子,本来是员工福利的托儿所,却对员工家庭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矛头也在指向妇联。

在今日流传的《上海妇联请出来走两步?》一文中,作者指出,为携程亲子园提供第三方服务的“为了孩子学苑”并没有托管资质,其主管单位《现代家庭》杂志社的业务范围也并不包括“学前教育”,上海妇联是《现代家庭》杂志的全资股东。

2015年底,经长宁区妇联牵头,携程公司与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旗下“为了孩子”学苑共同设立了携程亲子园”日常托管服务项目,着力解决职工1岁半至3岁左右的孩子在上幼儿园之前家中无人带教的困扰。

妇联竟然推荐了一家没有资质的政府关联企业(妇联全资控股的杂志社旗下的“为了孩子学苑”)来办学?

在上海市妇联的推动下,长宁区携程亲子园已在2017年6月1日通过项目验收,但是此项目迄今仍未在上海市教育局审批备案,法律上并不合规。

而在全上海,这样的妇联牵头,企业和相关单位合办的“亲子园”共有59家。

长宁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也在新京报的采访中回应称:“它不是正规幼儿园,是社区幼儿托管点,妇联是第一责任人。”

幼儿园可以关停,相关人员也可以开除,小朋友们也可以重新去新的幼儿园读书。但孩子们的心理创伤,又将由谁来平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