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世界最火辣酱不是老干妈,米国人民为了保住它宁愿换个新市议会

原标题:世界最火辣酱不是老干妈,米国人民为了保住它宁愿换个新市议会

牛逼上了天,

说的就是它了。

拉差辣酱

一直都以为,

老干妈就是辣酱届的扛把子,

然而,全球最火辣酱其实另有其人:

是拉差辣酱(SriRaCha)。

它有着如同神话般的数据:

37年未曾涨过价,

单瓶价格1.99~7.99美元,

每年只生产2000多万瓶辣酱,

总是被迅速清扫一空,

年收入高达8500万美元,

没有请过推销员,没有打过广告,

但每年都维持着20%的年收入增长。

在美国,

是拉差就是辣酱的代名词,

不仅频繁出现在各大热门美剧中,

甚至还有粉丝自费为其拍摄纪录片,

竟然还获得了多个电影节“最佳短片”。

每年10月19日,

被定为国际是拉差辣椒酱节。

每到这一天,

各族裔的人会聚在一起,

用是拉差辣酱做各种菜肴。

甚至当民众和辣酱加工厂产生冲突时,这样小小的民生事件,居然搅得加州和德州两大洲政府鸡犬不宁,更是直接上升为政治事件。

它不仅在地面火爆,更是火上了天,

因为宇航员在太空味觉会变的迟钝,

NASA把是拉差辣酱列入太空补给,

以助于刺激宇航员的味觉。

就这么一份风头无二的辣椒酱,

创始人居然只是一位越南华裔难民。

1945年出生的陈德(David Chen),

出生在越南农家,祖籍是中国广东。

由于家里种植辣椒的缘故,

从小就跟家人学习如何做辣酱。

越战结束后,

越南国内开始大力打压华裔,

有的剥夺财产,有的直接丢海里喂鱼。

1978年,陈德搭乘台湾货轮“汇丰”号离开越南。通过联合国难民署的帮助,靠领难民救济金在洛杉矶安顿下来。

两手空空,

只得重拾老本行,

让自己活下来。

最初是在小作坊里做辣椒酱,

放在篮子里一家家推销。

1987年,生意扩张,

买下占地6000多平房的厂房,

以及隔壁一片田用作种植辣椒,

还自学机械和焊接,

自己动手改造生产辣椒酱的机器,

到2012年,厂房已经扩张到60000平方米。

作为产品,自然要有自己的标识,这好办,

名称来源于自己生活的村庄是拉差,

商标是自己的属相鸡,

公司名则来自当年离开越南的货轮汇丰。

虽然生产规模不断扩张,

标准却从未有丝毫降低。

从辣椒的采摘到开始加工,

全程不能不能超过2个小时。

为了保证新鲜度,

所有辣椒只由唯一一家农场供应,

虽然因此制约了发展规模,

但宁愿放弃自己无法掌控的利益,

也不放松自己的标准。

37年来,

无论成本如何涨,

价格始终是1.99~7.99美元一瓶。

时至今日,

哪怕是挨饿的难民,

都能买得起一瓶自己的是拉差辣酱。

“毕竟对我而言,

比起成为亿万富翁,

提供新鲜好吃的辣椒酱更为重要。”

虽然不打广告,

但好的产品自有其吸引力。

在美国各地有大量是拉差辣酱的粉丝。

从花式演绎辣酱用途,

到人体cos辣酱瓶,

无数书里记录着这瓶辣酱,

还有美食作家专程写了本《是拉差食谱》。

著名的纪录片导演Griffin Hammond,想给它的主人公拍一部纪录片,他将注意放在美国众筹网站 Kickstarter 筹款,目标是5000美元,结果筹到20000美元。

而纪录片竟然还得了多个电影节“最佳短片”的奖项。

2013年10月,

住在是拉差辣酱加工厂附近的居民,

因为受不了辣酱的辣味,

对加工厂进行起诉。

当洛杉矶高级法院的判决结果出来,

得知是拉差辣酱加工厂可能要搬迁的时候,

整个美国都炸了。

加州的政客为了挽留是拉差,

为其四处奔走,为它提供法律和舆论支持。

而德州的政客为了拉拢是拉差,

提出大堆的优惠条件,

苦口婆心劝陈德搬去德州。

而让当地政府烦恼的,

是被激怒的是拉差辣酱粉丝,

几百名是拉差支持者自发进行示威抗议,

天天在市政府门口示威游行。

他们甚至举出了让政府颤抖的抗议牌:

“宁愿换个新市议会,也要坚守辣椒酱厂。”

吓的市长也拿出自己私藏的辣酱,

表示自己也是是拉差辣酱的忠实拥簇。

从一无所有的难民,

到拥有辣酱帝国的亿万富翁。

这一路走来,

最为关键的一步,

就是严格把控好产品质量。

无论是当年提着篮子一家家推销,

还是之后无数人请求他扩大生产规模,

陈德都始终坚持:

“我们不能保证做不到的事,

只要放松一点,所有的一切都会垮掉。”

用心做出的产品,

有着自带的吸引力。

陈德用着他亲身经历来说明:

用心走心,机遇自来。

图片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