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正文

携程托幼中心给了员工孩子怎样的早教?

早上交出一个不哭不闹的好宝宝,晚上带回家一个鼻青脸肿的泥娃娃。

上海携程亲子中心虐童事件在11月8日下午形成舆论漩涡,监控录像证实幼教老师殴打孩子、推搡孩子撞到桌角、喂幼儿不明食物。

“月亮班的老师给你吃过吗?”“吃过的。”

“彩虹班的老师呢?”“吃过呀。”

“这是什么味道的?”萌萌的小女孩回答:“疼。”

在还分不清辣和疼的年纪被喂芥末,有的孩子因此刺激了肠胃一个小时排泄六次。家长崩溃了,网友坐不住了,携程的领导也不能坐视不理。毕竟这是携程公司作为福利为员工宝宝打造的早教园。

携程CEO孙洁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怀孕女员工报销出租车费、宝宝出生公司给拿800元礼金和3000元养育费。“还在携程开辟了一个很大的场地,让员工可以带孩子来上学(班)。”

托幼中心是打造雇主品牌形象过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现在,这一笔黑透了。即使孙洁表示要向相关的家长孩子致歉,不姑息相关人员,也还是难以安抚社会情绪。所有的爸爸妈妈都在拷问为什么会让虐童的黑手有机可乘?他们恨老师、憎雇主、怪制度也怨自己。孩子明朗的幼年任谁也赔不起。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教育部等部门(单位)关于幼儿教育改革与发展指导意见的通知》(国办发〔2003〕13号)和《上海市民办早期教育服务机构管理规定》,城市和经济发达地区0-6岁儿童家长及看护人员至2007年应普遍接受科学育儿的指导。这两项规定都不长,但对教育人员的期待却很多:民办早期教养服务机构的指导人员应热爱学前教育事业,爱护儿童…… 但很可惜还没有哪项考试可以成为早教师心地善良的试金石。

2016年携程亲子园开园不久就因为缺少行政许可被征服叫停。后来携程的幼教园重新开业,委托了《现代家庭》杂志社下属“为了孩子”学苑提供服务。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无可厚非,但既然所托非人是不是要自省呢。

想为员工分担一部分养育子女的重任的企业不少。SAP开过临时托幼班,滴滴有幼儿管托中心,京东有初然之家托幼中心,10月末还宣布未来一年将开设幼儿园。更不要说,跟携程一批挂牌的”职工亲子工作室“就有12家。界面职场频道曾去过其中的一些公司参观幼教中心,像最普通的家长那样关注卫生环境、食品安全、教育质量。这些问题雇主也不懂,他们只能迷信品牌、信任口碑,把期望托付给第三方的流程管控,自己背着责任。

承担了责任就得上心,但是从目前“虐童”事件公开的信息来看,携程没有对外包服务商的监管机制。有监督有约束才能促进好的服务,至少老师不能对孩子为所欲为。多出来的那份关怀出自心灵园丁的职业荣誉感,或许还有成年人对幼小的爱怜。

广州社区心理工作人员。

所以,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粗暴地对待宝宝,这个年纪的小孩子那么好玩那么可爱,既然和他们相处会让一个人暴躁,为什么要做幼师呢。向心理咨询的朋友求解,她说心里没有爱可能是因为从没得到过。当然这不足以成为借口。到目前为止网友和家长还在为携程托幼中心教师殴打小孩子而气愤。

妈妈们把循规蹈矩的孩子交给马路,希望匆匆的行人不要撞到他,让他平平安安回家;把诚实颖悟的孩子交给学校,忐忑地期待着学校将给他怎样的教育。十年之前这种事件可能会让人肉搜索掀起道义审判的畸形狂欢。这些年理智回归舆论逐渐成熟,人们信任健全的法制能给背德者应有的惩罚、道德规范会给失德者一个耻辱的标签。大家需要的是有温度的问责和诚心诚意的悔过。弥补漏洞给孩子一份密不透风的保护。

对携程公司而言这不该被做为一个公关事件处理,也不能让芥末老师觉得虐童也不过如此,事情过了换个工作就行。携程公开承诺将”积极维护员工和孩子的相关权利,配合家属通过法律等手段,对涉事的人员进行进一步的处罚。“就看你的行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