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正文

“欧洲可能出现更多加泰罗尼亚?”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近期欧洲 " 最闹心 " 的事件无疑是加泰罗尼亚了独立公投了,但是加泰可能仅仅只是 " 蝴蝶的翅膀 ",上周,意大利的两个地区投票要求更大的自治权,未来会有更多吗?

对此,英国金融时报 10 月 25 日刊登专栏文章称,欧洲主权国家内部的一些富裕地区感觉被拖累,如果他们失去了补贴贫穷地区的意愿,这将导致国家变得有名无实。不过," 未来将不会出现城市国家的恢复、复兴运动 ",但是政客们不能一边倒地为最愤怒的乡村地区游说,而那些繁荣昌盛、面向外部的地区则将成为国家的长期威胁。

欧洲富裕地区不愿继续补贴 " 穷亲戚 "

作者称,从他到米兰和阿姆斯特丹的出差经历看,如果欧盟在试图阻止其成员经济体走向全球,那么它做得很无能。这些城市里满是活生生的证据,证明布鲁塞尔并不是欧洲怀疑论渲染的那种 " 死亡之手 "。从好的方向说,欧盟是商业开放的促进力量;从最糟糕的方向说,它是无关紧要的。

对于所有富裕地区而言,复杂关系是(或者应当是)它们与所在国家之间的关系。正是民族国家对它们的产出征税,然后把这些财政收入转移到其他地区。正是民族国家可以通过选票的绝对力量,采取不符合它们利益的行动。问问伦敦人吧。相比之下,欧盟尽管拥有种种超国家主张,但没有要求他们作出任何贡献。

那么为何没有出现更多的加泰罗尼亚?或者是更多的威尼托和伦巴第(这是意大利的两个地区,上周日投票要求更大自治权)?未来会有更多吗?加泰罗尼亚人具有比多数地区人口更强烈的民族认同感,但是分离主义情绪的其他原料(似乎包括经济自立和历史上的自治经历)存在于欧洲乃至其他地方的城市区域。

过去几十年来,城市与去工业化的内陆地带之间的实质性差距,已成为西方民主国家内部最棘手的断层线。看看美国特朗普、法国勒庞或者英国退欧的选民分布地图吧。但是真正的麻烦始于我们只通过那些掉队地区的视野来看待这种失衡,以为可以用基建工程、产业保护和以新的文化敏感对待保守倾向的乡村地区来进行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