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妙龄农妇挖地挖出一百万 不料却命丧黄泉

妙龄农妇挖地挖出一百万 不料却命丧黄泉

我们单位离凤凰窝不远。

凤凰窝山下有个村子叫马脚村。

马脚村有个农妇叫钱玉莹,今年刚好二十七岁。

他的丈夫龙兴华为人朴实、勤劳且节俭。

两口子苦巴苦吃,建有新砖房一幢,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加上一对龙凤胎,一家四口的小日子胜过天堂。

惊蛰之后,山上的桃花开得浪漫。钱玉莹扛着板锄来到凤凰窝,在自己的自留地里挖刨。

挖的时间长了,钱玉莹的汗水顺着脖颈子,像小山溪流一样缠绕着头发淌湿了上半身。

当挖刨到桃树根下的时候,一个闷闷的响声,让钱玉莹放下板锄停下了劳作。当她凑近定睛一看时,惊呆了。一个土罐罐被她有力的动作挖了好大一个洞。

她试着胆子把手探入土罐内,从里面拿出一个怪模怪样的东西,在手里掂掂还有点沉。于是不挖地了,钱玉莹把这怪物揣在怀里,回到了家中,把这喜事告知了丈夫。

龙兴华喜在眉头笑在心。带着这东西来到城里的古董店,老板开价一万,龙兴华觉得这东西来得轻巧,何况一万元也不是个小数目,就同意了。

轻轻巧巧得到一万块钱,钱玉莹喜在眉梢,露出了妩媚可爱的笑颜。

第二天早上天还未亮,钱玉莹和丈夫龙兴华按昨晚在床上的约定,双双在天刚露出鱼肚白的时候,离开马脚村朝着凤凰窝方向出门了。

在昨天挖出土罐的地方,发现了一条死去的小红蛇。朝霞满天之下,那条蛇更是红得刺眼。蛇身上,密密麻麻的蚂蚁在来来回回地爬,分食着这条小红蛇。

龙兴华于心不忍,于是在桃树下挖了个坑,把小红蛇掩埋了。

掩埋了小红蛇之后,两小口开始在小红蛇掩埋的四周挖刨起来,挖了半天都没有什么新发现。

夫妻二人累得筋疲力尽时,肚子饿得咕咕叫,两人才发现已经日上三竿。

钱玉莹一面挖,一面由原来的桃树根附近,扩大到离埋小红蛇处越来越远的地方。

龙兴华在妻子开垦出的新探口处,越挖越广,越挖越深。

突然,在大约一米八深的地方,龙兴华发现了一个精美、陈旧、腐朽的小木箱。

惊奇之余,用锄头扒开一看,是一块麦粑粑大小、晶莹剔透的绿玉石。绿玉石周围还有白白的两道细小圆环,在白边上面布满鸡血色的红。

回到家后的三天里,先后来了好几起听闻消息专程而来的古董商,从十万一直喊价到了五十万,反复加价都未能如愿。

依瓢画葫芦。龙兴华用一块蒸饭用的纱布,包裹着这块玉璧,来到上次的古董店。并说了人家已经开价八十万了。

还是上次带金丝眼镜的那个老板,举起一个手指头后,就什么话都不说了。

龙兴华夫妇有些着急,问是什么意思?

古董商慢条斯理地说:“一百!”

钱玉莹听了有些紧张,又不知道是一百是代表什么。

难道玉璧是假货?

人在金钱的问题上不分男女,不分贵贱,统统都是弱智者。

这下连龙兴华真的急了。

夫妻两个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跟泥巴打交道。这块玉璧实际价值是多少,也一窍不通。

古董商不愧是个生意经念得熟透的人,察言观色中知道了,妙龄农妇和丈夫对他举起一个手指头表示的数目误会了。

于是朗声说道:“一百万!”

当时,两夫妇大喜过望,瞬间又喜忧参半。

喜的是一百万的天文数字,真是喜从天降。忧的是不知怎样把钱拿到家里去。

老板问二人,谁带着身份证。二人搜搜身上,只是龙兴华带着。古董商说:“行。”

一个电话打给经常打交道的城区信用社主任。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信用社主任就领着客户经理来了。

商定好用龙兴华的名字把这一百万元钱存入城区信用社。

妙龄农妇挖地挖出一百万 不料却命丧黄泉

人的贪欲是无止境的。

钱玉莹和龙兴华夫妇自从喜从天降得到这一百万后,整天陶醉在不劳而获、利欲熏心的贪念之中。

他俩从马脚村老辈人那里打听到:凤凰窝本来就是大理国时期的一块风水宝地。马脚村曾经出过一位大理国皇妃,因与皇后争宠被废。

后来,这位弃妃之子凭忠孝得到太上皇的赏识,加上超人智慧,夺得皇位,坐上了大理国的龙椅。

弃妃去世,皇帝按弃妃生前意愿,在马脚村后山厚葬了母亲,并钦赐“凤凰窝”三字。马脚村背后的这座山从此就叫做凤凰窝。

探听到凤凰窝的秘密,钱玉莹和龙兴华就打着手电筒,在夜间偷偷地摸到山上来挖采。

突然,在深度挖到三米深的地方,出现了坍塌。

钱玉莹和龙兴华连人带锄一起掉进一个深坑。

漆黑一片中,还算运气好,在泥土中还是刨出了一个手电筒。

打开手电筒照着神秘的通道,夫妇二人进入了很深的地宫。

一个五光十色的场景扑入二人的视野,叠映在眼底里面。

越进越深,越看越稀奇,先是琳琅满目的翡翠玛瑙。

再往深处进,又是金光灿灿的黄金世界。

来到弃妃的棺椁处,二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妙龄农妇挖地挖出一百万 不料却命丧黄泉

钱玉莹双手抱着黄金玛瑙,龙兴华左手怀抱玉石翡翠,右手打着手电筒,却怎么找不到了来时的路。

岂不知,地宫是一个迷宫,根据《周易》八卦和阴阳五行的原理依风水测定的方位而修建成。

地宫生门和死门因随人移动而适时变化方位。

钱玉莹和丈夫龙兴华在贪欲膨胀中,舍不得放下财宝后逃生,于是误入死途,就再也没有办法走出来,抱着金银珠宝饿死在地宫里。

前些日子,我见到了龙兴华和钱玉莹五岁龙凤胎,当瞧见两兄妹呆滞的目光时,我为他们无依无靠的兄妹感到无尽的心酸。

我当时心中立刻涌出无限的感慨:钱重要还是生命重要?为孩子打造幸福美满家园,除了贪钱,就再没有别的路子可走吗?贪字害人,贪财,贪色。只要粘上一个贪字,不身败名裂,必家破人亡。

杨继平/文